三途河邊_湯

歐美狗、科幻迷、2.5次元兄妹二人组共用帐号(◎`・ω・´)人(´・ω・`*)

【顺懂】你的鹿在撞树(上)

江河湖海的洋:

全员存活且全须全尾


ooc都是我的锅


顺懂属于彼此


从军衔定年龄了


私设如山,五刷之后我还记不清的细节我就自己编了。


 


李懂最近就很气。


想我们李懂,蛟龙一队年龄最小的战士,至今就上了两次实战,暴风成长不说,上进心也很足,红海行动结束之后,马不停蹄地为主狙的训练进行准备,每天就像一朵水灵灵的向日葵,太阳当空照,李懂对我笑,海鸥叫早早早,你又背上了你的狙击枪。杨队长每天看李懂的眼神就跟送孩子上学的慈父一样,就连全队格斗担当佟莉小姐姐都有点舍不得把李懂按在甲板上摩擦了,主要是孩子太招人稀罕,你盯着他头顶,可能盯时间长了就能看到一朵小花。


但是就说这最近,向日葵的花瓣明显有点皱巴巴,头上的小花也没有了。徐宏以为他是累的,虽然看起来劲头仍然很足,训练的时候也毫不马虎,但是休息的时候总是愣神或者灵魂出窍了一样,时不时的还懊恼般地拍自己大腿。趁着午饭的时候,徐宏一个蛇皮走位,坐在了李懂对面,挤开了一脸wtf的顾顺,徐宏睁着一双氙气大灯的眼睛愣是对顾顺视而不见。


说到顾顺,这位便是李懂生气的对象了。


这话得追溯到蛟龙一队每个人都带着不同程度的挂彩疲惫至极甚至有的失血陷入昏迷地返回,重伤的石头,庄羽,陆琛,轻伤的徐宏,杨锐,顾顺都被送到了当地的医疗机构。至于只有擦伤的佟莉和李懂,被简单地处理伤口后,便一秒都坐不住,和上级打了报告立马去石头他们那边守着。


顾顺的伤在右腿,贯穿伤,看起来血呼呼的,但是并不要紧,尤其是顾顺这人凝血能力强于一般人,但是在左眉骨的上方那处倒是很严重,创面不大,却很深,坐在那让医生给清理缝合的时候,李懂都替他疼。好不容易处理好,医生本来要他住院观察,但是顾顺死活不愿意,正在那撒癔症呢,李懂急了


“你是觉得自己命长了?要不我再给你补一枪?”李懂一路都在被顾顺压着说,又是压力大,又是上一课的,此时从战场上撤下来,心里那根弦松了之后,就特别想发脾气。


“诶...”顾顺一直觉得李懂是那种年少老成,怼急眼了都不会有火气的人,现在看他跟小狮子一样冲自己龇牙,倒像是个少年人了。


“你诶什么?”这世间有不少情绪内敛的人,通常这种人就像大坝的闸,把情绪的洪水堵得严严实实,且看哪次洪水太厉害,就把闸冲塌了。李懂的闸历经上次罗星受伤就差点塌了,这回顾顺不肯住院的样子将李懂从战场上带下来的各种负面情绪推向了历史新高,怎么说呢,他顾顺就是崩了斐迪南大公的那把枪啊。


“你还有立场诶吗,这个位置上一寸喷血,下一寸瞎眼,还不想住院,你想直接拎包入住大海的怀抱吗。”


顾顺自诩自己三寸不烂的舌头能噎死一个算一个,这回被小观察员像加特林突突了一顿之后,顾顺刷新了自己对这个虽然组合不久但是默契极高的小观察员的看法。


“哥听你的还不行,瞧着大眼睛瞪的。”顾顺朝自己身上各个口袋拍了拍,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一个蓝色包装的炫迈,


“最后一个,哥给你赔不是。”


李懂瞪了顾顺一眼,刚刚那些话李懂突突完就后悔了,顾顺怎么说都还受着伤呢。他接过顾顺手里的口香糖,剥了皮塞进自己嘴里赌气一般狠狠嚼了两下。


“人不大气性不小,诶呦,真怕了你了。”顾顺看着他的眼里带着暖意和安慰,李懂猝不及防撞进这样的眼神里,一时间不知道做什么反应,匆匆留下一句我去看队长,迅速地离开了事发现场。


顾顺看着他的背影,嘴角不受控地上扬,标志性的虎牙都没藏住。


但就这一件事也没什么,李懂各种阙值都很高,容他一个顾顺绰绰有余,但是你凡事不能不同的套路重复地上演。


在顾顺恢复得又可以大跳的时候,他去探望了石头庄羽陆大夫,然后便刻不容缓地抛弃了队长和副队回了队里,开玩笑,小观察员还在队里,将近半月不见可想了,但是也不知道这小犊子想不想自己,一次都没来探望过,虽然知道队里纪律严,但你不会冲领导撒个娇卖个萌请个假出来看看你的狙击手吗。顾顺这样想着,时间一错眼就到地方了。最近临沂舰靠岸修整,没有出海任务,是可以登陆在基地生活训练的,但是李懂的伙伴们,除了佟莉还都在医院躺着,佟莉并没有登陆的打算,李懂也就陪着在舰上参与安保同时被小姐姐撂倒在训练室的海绵垫子上无数次。


顾顺回来先在海军基地找了一圈,这一路的问候,顾顺回来了,顾顺伤养好了,他应答着,也问了几个人李懂呢,见着李懂没。得到的回答无一不是,没有,不知道,你要不回舰上找找。


顾顺先向上级打了归队报告,然后回到他们宿舍不出意外的空无一人,但是自己的床位倒是干干净净,一看就是有人给照顾打扫,他把东西扔下,想了一会,便向训练场走去。果然夕阳下,他的小观察员趴在靶场,也不知道在瞄什么。


“你这警惕性也太差了吧。”顾顺蹲到李懂旁边。“如果不是我,你脑袋都开花了。”


“你要是抱着爆我头的想法,你连舰都登不上。”李懂放下枪,虽然顾顺突然回来他很意外也很高兴,但是有句老话怎么讲顾顺嘴里吐不出象牙。


“就这么想当主狙啊。”顾顺在李懂身边坐下。


“顾顺,”李懂起身坐着,直直望进顾顺的眼里,“我想参加主狙的训练不是我想当主狙,而是我想向自己证明,也...向你证明,我是有能力站在你身边保护你的。”


顾顺其实只是想逗逗他,这参加主狙训练是早就定好的事,顾顺举四肢同意李懂去参加,这孩子有韧性,也有天赋,顾顺刚开始总用话怼人家,一是看孩子可爱他心痒痒,二是有点恨钢不成不锈钢,李懂说是罗星的观察员,还不如说是罗星和顾顺共同的观察员,顾顺简直就是李懂的隐藏主狙,每当罗星不太确定这么教李懂对不对,就会把顾顺叫出来开个电话会议什么的,所以李懂这么郑重其事地和他说要保护他,顾顺这颗27,8岁的少年心里藏着的那头老鹿,突然开始撞树,但顾顺是谁啊,心里的鹿都要撞死了,他面上也还是古井无波。李懂看他没什么反应,突然就不好意思起来,都是大老爷们,矫不矫情。


“那个...”


“不好意思啊,你突然跟告白似的,我长这么大没人说过要保护我,有点感动。”


“谁,谁告白。”李懂一下子就急了,其实吧,要是内心坦坦荡荡啥想法都没有,这样一句调笑的话李懂不会着急甚至会怼回去,但就怕心里有个小九九,这样一来对方没怎么样,自己的阵脚就乱了。


“你可要好好努力,好好保护我啊,小....我的观察员同志。”顾顺说这话的时候侧过身歪着头,他比李懂高不少,就算坐着身高差也在,顾顺故意从下至上去看人家眼睛。


李懂一抬眼就看到平常锐利的双眼此时盛满笑意,想起来顾顺也不过20多岁,只比自己大了3岁而已,他们入伍得早,身上总能带着脱不干净的少年气。此时太阳已经快掉到海平面下了,温柔地洒下最后一片光辉。


刚刚有只老鹿在撞树,这回有只年轻些的也在撞树,仔细一看那只年轻些的比那只老的小了3岁。



评论
热度 ( 182 )

© 三途河邊_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