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途河邊_湯

歐美狗、科幻迷、2.5次元兄妹二人组共用帐号(◎`・ω・´)人(´・ω・`*)

知乎体【顺懂日常】

风袭:

怎样才算是势均力敌的爱情?【顺懂番外篇】


答主 齐的隆冬隆冬锵


回答2333 点赞1314


据说好多人想看我爹和我爸的日常?


如果夸我可爱我就满足你们。


说起来我好像掉马了……


在上一个回答里我一不小心被大家知道了我文艺好听寓意深刻【顺爹原话】的大名。


是的,你们咕咚小公主就叫李顾。


我曾经好奇名字的来历,于是我问我最最最可爱最最最温柔最最最疼我的懂爸。


懂爸:“不知道,你爹给你起的。”


于是我犯了人生中最大的错误。


我操着一口东北腔问我爹,“爹呀,我为哈就叫李顾啊?”


彼时我爹正把做好的昆明鲜花饼从烤箱里拿出来,这一手是我爹专门为我爸学的,手艺没话说,我香的不行,口水哗啦啦的马上就赶上黄果树瀑布,于是我伸出了手,于是我碰到了饼,于是我和热气亲密接触,于是,我,你们的咕咚小公主就被烫了。


我烫的嗷嗷叫,如果山路是十八弯,那么我就叫出了两倍的盘虬卧龙。


“让你着急啊,我这还要晾呢,蛤蛤蛤蛤蛤蛤蛤蛤嗝。”


我爹在满室花香里笑的像一只二百斤的狗子。


待到女儿被烫时,他在丛中笑。


还是我爸好,打了我爹,切了饼饼,喂了我。


我爱我爸!


当然我爹还是告诉了我那个问题的答案。


“因为你爸姓李,我,姓顾。”


这么随意?这么草率?这么简单?


你们不考虑下我五行缺啥星座星盘吗?


好吧你们是无所畏惧的唯物主义者。


那我……我还真特娘的是爱情附属品兼老爹的撩懂小僚机。


扎心,各种意义上的扎。


若干天后。


九九那个艳阳天来哟,十八岁的我爹他把呀把家还~


我爹真十八,各种意义上的!出门儿一撩一大片,艾玛,不捯饬小范围引起骚动,捯饬捯饬就区域性交通堵塞,那家伙,那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哦对了,我得看看某宝的强力隔音耳机怎么还不到。


家里两位太能折腾……我不知是喜是忧……



我们说到哪儿了?十八岁的我爹他吧呀把家还。


那天我放假,又正好赶上我爸有课,家里就剩我和我爹大眼儿(我)瞪小眼儿(我爹)。


“咕咚。”


我爹坐到我旁边摸摸我的头。


“姑娘,该洗头了。”


我……


我爹又笑,弹了我个脑瓜蹦。


“爹我看您老人家就是欠缺我爸的毒打。”我嘻嘻哈哈的拿头去撞我爹,我爹出乎意料的没躲,任由我一颗大头直愣愣撞到他身上。


作为女儿我实名认证我爹今天情绪不太对。


我撇撇嘴,这老头子【划掉】今天这是什么情况?


没办法,谁让我是知心咕咚。


我拉起老爹的手,深吸一口气准备开口,他现在在狙击手训练营做教官,开枪只多不少,手上的枪茧厚厚的,一如当年他抱起我的时候。


“爹,你这是咋的了呢呀?”


我吭哧瘪肚半天还是开了个毫无创意的头。


“咕咚啊。”我爹说,“今天是我第一次在临沂舰上见到懂儿的日子。”


我爹眼中逶迤出极温柔的光,“那时候他就总撅我,小孩儿年龄不大,犟的跟头牛一样,一双眼睛就那么直直的看着我,说我是观察员李懂,说要见识见识我的本事。”


我安静的听着,这还是我第一次知道,关于他们的往事。


“后来我们上战场,他年纪不大,扛起枪来是真的不含糊,可战场上枪林弹雨,加上你星叔的事情,他心思重,还是难免紧张。”我爹笑了,一瞬间这十几年红尘烟火磨平的棱角重新在他身上出现,恍惚间,他还是那个桀骜的少年。


“我说他抗压能力太差,我告诉他,战场上,子弹躲不掉的。其实我从来没这么和谁说过话,不知道为什么,我直觉他会是一个足以和我,和罗星比肩的王牌狙击手,我想让他和我比肩而立,我想让他成为自己的英雄。”


“咕咚,你知道伊维亚那场战斗有多惨烈么,那时候全队的通讯都断了,你锐叔和宏叔被逼入满天沙尘,就靠着那么一辆残破的反应装甲硬扛,你琛叔的手臂被打了个对穿险些成了独臂大侠,你石头叔的脸……也是那个时候被炸伤的,被围攻的时候一颗子弹穿透了他的身体,大出血,你大概没见过你莉姨哭吧,后来你羽叔拼死,拼着身上十几个弹孔和一根断指把通讯恢复,我和你爸赶去的时候她一个人嘶吼着冲那些KB份子开枪,眼睛里全是泪。”


眼眶热热的,我抱住我爹。


我爹抬起手摸摸我的头发,“那时候我和你爸被对方的狙击手锁定,通讯中断,队友分散,我们都各自受伤,是他用弹孔提示我,我们这才干掉了对方狙击手,你说,他是多聪明的一个人。”


“后来我们去抢黄饼,制高点被对方武直扫射,废楼塌的什么也不剩,我被埋在砖头石块儿里,浑身是伤的时候,你爸不要命一样扑过来往出刨我,他喊着我的名字,那个眼神,我记了一辈子。”


“爹……”我开口,声音有浓重的哭腔,“你们值得这个世界上所有幸福。”


我爹伸手把我搂进怀里,声音低低的说,“所以,老天把你赐给了我们。”


“咕咚,你知道你的眼睛里的倔强和他有多像么?”


“咕咚,你不是问爹为什么给你取名叫李顾吗?”我爹说。


“只缘感君一回顾,我便思君朝与暮。”


李顾李顾,李懂,谢谢你那一眼的回顾。


我记得你的眼神,记得你的倔强,记得你看向我的时候,明亮如同火焰的样子。


只看一眼,我就知道,我很爱你,以后将会更爱你。


“你们父女俩干什么呢?交流感情啊?”


我爸开门进来,脸上带着柔软的笑意,“咕咚,爸和你叔他们约好了,晚上让你爹开车,带咱们去海边儿烧烤!”


“好诶!爸我最爱你啦!”


“十七八的大姑娘了怎么还爱腻你爸怀里啊?丫头片子净和你爹抢!”


“略略略!”


“好啦好啦,咕咚,去收拾东西,晚上你小皮弟弟也去,别和他打架啊。”


“是!李长官!”


我跑进自己的屋子关上门,悄悄的笑了。


“懂儿,今天是咱俩认识二十周年诶,我给你买了礼物!”我听见我爹说。


“其实……我也准备了礼物啊。”


“懂儿你这么上道?!”


后来我才知道,我爸准备的是一副黄色的护目镜,我爹准备的,是一副红色的护目镜。


那是第一次出任务的时候他们戴的装备。


刻骨铭心。


真情实感的被感动了!


等等……所以我的名字……


还是我爹为了秀恩爱起的?


小公主郁郁寡欢,话不多说……


每次给你们讲故事,我自己先得被秀一脸……


坚强,就是我,我喂自己袋盐。


再见。










评论
热度 ( 160 )

© 三途河邊_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