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途河邊_湯

歐美狗、科幻迷、2.5次元兄妹二人组共用帐号(◎`・ω・´)人(´・ω・`*)

【知乎体】(后勤)

风袭:

重发……
原谅我……原谅我手残晚期……
主要是网速辣鸡!摔!


怎样才算是势均力敌的爱情?【后勤篇】


答主 齐的隆冬隆冬锵


回答5201 点赞1314


我又来了。


这个问题好像变成了我的主场可我还是一个没有蓝朋友的美丽女孩。


悲伤。


每天吃狗粮你们不撑吗?


国际惯例,开始之前,让我,你们的咕咚小甜心絮叨一会儿。


今天你们的咕咚小公主特别不开心,石头叔的糖也哄不好的那种不开心。


还好爷爷奶奶从云南给我们寄来了好多好吃的菌子,懂爸煮了米线,贼香!


但我爹吃了这么多年菌子居然还能被毒到我也真的佩服。我懂爸正照顾他呢,现在他哼哼唧唧躺在我懂爸腿上像个进化过度的大虾爬子。


其实他是装的。


而且我懂爸也知道他是装的。


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实名制震惊。


现在谈恋爱还能不能有些拘谨和真诚?!


不说他俩,说说老子今天的糟心事儿。


“李顾,听说你爸是个回形针【1】?”


今天一进教室,学校里的一个二世祖就拦住了我,他翘起嘴角,笑容扭曲,自以为邪魅狂狷,实际像便秘十天。


二世祖和我一概不合,他家里有钱,能打听到我家,我不意外。


“你早上吃了梁非凡的加餐?”【2】


我没看他,虽然他的话让我很窝火,但我爹我爸都教过我,我不能随便惹事。


得到莉姨真传的我一拳下去他可能离当场死亡也就差再补一脚了。


深呼吸。


我默念,“人生就像一场戏因为有缘才相聚,咕咚咕咚你别气气出病来谁能替。”


他听懂了我的嘲讽,脸色变了,却立马又凑上来。


“李顾,听说你那一堆穷叔叔也是回形针?哈哈,你家真是菊花爆满山。”


“恶不恶心啊,对着男人?是不是打仗的时候把脑子打坏啦?”


“李顾,你怎么不说……”


这句话我没让他说完。


我爹我爸是教我不惹事儿,可也教了我也别怕事儿。


我,能动手,绝不逼逼。


“说我可以,别带上我家里人。”我绞着二世祖的脖子,在他耳边一字一顿。他油光满面的脸离我很近,我有点儿恶心,把他扔在了地上。


“李顾!你他妈打我?”他兀自咆哮。


“打你就打你,还要挑日子吗?”


我低下头不看他,打开书包,拿出根笔。


嗯,窗户开着,教室里没有乱流,算上气流对物体的影响,二世祖就在有效射程之内,目前风速20.8,数据稳定。


稳定。


稳定。


那根纯铜的笔直直打中了他的裤裆。


狙击手的女儿,有准头。


他呲牙咧嘴的捂着自己下半身。


我走过去,目不斜视,笔碎在我的脚下,我意味深长的看了看他捂着的部位,“需要我帮你拧成回形针吗?双层的那种?”


于是这家伙终于闭嘴了。


果不其然,老师叫我去了办公室。


“李顾,你这像什么样子!”


“做女儿的样子。”


我扔下这句话就走了,挥一挥衣袖,顺走了自己的成绩单。


别小看这一顺,这可是我琛叔的真传,靠这一手,他偷了我石头叔十几年的糖。


差点儿让莉姨拿绷带扭成麻花。


唉,真难过,又是第一名,这让我怎么有进步的空间。


我爹他们一定特别开心吧。


我想笑,笑不出来。


走在回家的路上,眼前一片朦胧。有湿热的液体划到嘴边,又苦又咸。


这才想起,来到这个家之后,我很久没哭过了。


十年前那个小国里,是他们保护我,给我温暖,给我爱,给我一个完整的家。


十年后,我愿意为了他们拼命努力考出最好的成绩,也可以毫不犹豫与整个世界为敌,哪怕我老去,死去,化成灰烬,我也依旧是他们的小咕咚,是最爱他们的小咕咚,刚到属近防炮的小咕咚。


这也可以说是势均力敌的亲情吧,他们陪我长大,我陪他们变老,互相依赖,互相深爱,互相保护,互相丰富的过一辈子。


我爱他们。


不能说了,要哭。


哭了不符合我的刚妹子人设,这不行,不能掉马。


对不起跑题了……


那么我开始今天的故事,一个作风优良能打胜仗的天线宝宝,和十项全能暴力奶妈的故事。PS.中间会有我小名的来历。


到了ZF军临时集合点,才总算是安全了。


懂爸看我看的死紧,加上我这么小,一不小心就会被沙淹没,不知所措,所以锐叔一咬牙把我带到了他们集合的隧道里。


我在我爸的视线范围内瞎几把走来走去,手里拿着石头叔给我的糖,有点儿舍不得吃。


只有一块,可是我还想给我懂爸和顺爹呢。


“顾顺,你这么跩,还养闺女?别吓着人家小丫头。”


嗯?谁在怼我爹?


干的好!


我“噔噔蹬”几步跑到顺爹面前,他没骨头一样靠在我懂爸身上,见我过来,勾起唇角,伸手弹了我个脑瓜蹦。


“顾顺!你下手没个准头!别伤着丫头!”


懂爸直接把我捞进怀里,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他推开了我顺爹。


其实一点儿也不疼,顺爹下手很轻,可我就是想撒娇。


“懂儿爸爸~~~”我腻在我爸怀里并不愿意给我爹让位置。


我爱懂爸!


“哟,这丫头圆乎乎的嘿。”先前说话那位又开口。


科普一下,圆乎乎,是胖的一种萌系说法。也就是说,这句话,约等于,“哟,看这丫头胖的嘿。”


我不想理他,就让沉默代替所有回答。


“懂,给我抱抱。”他可能看出我小小的眼睛里大大的生气,主动示好要抱我。


嗯……单方面原谅你!


反正是懂爸顺爹的战友!那一定是好人!


我被转移到了他怀里。


其实这个叔叔和我有点儿像,圆圆的头,圆圆的眼睛,圆圆的脸,圆圆的鼻子。


什么?你们说他是多啦A梦?


你们什么脑洞!


我叔个个都是男模!男模!


说回正题。


这叔叔长得温和俊秀,手上很有力气,稳稳的抱着我,但他身上有浓重的血腥气,比其他叔叔身上都要重。


像是在尸山血海里趟回来的一样。


“陆琛,这次太危险了,你要是再晚下来几秒,炸上天的可就是你了。”不一会儿,莉姨过来了,她一巴掌拍在被叫做陆琛的叔叔的背上,哇,那声音,我听着都疼。


可是琛叔面不改色手不抖。


莉姨一击之下岿然不动,嗯,是个好兵!


我在心里给琛叔加了一万好感。


“佟莉,你也知道,我是医疗兵,先是医疗,才是兵。”琛叔挑挑眉毛说,“大巴上还有活人,我不能不救。”


“不是让你不去救人,但是你可不可以注意一下自己的安全?好歹……庄羽他……”莉姨皱眉。


“佟莉,那你掩护我们的时候,注意过自己的安全吗?”琛叔把我放在地上,双手环胸,稳中带皮。


莉姨一时语塞。


“陆琛!救人!”


锐叔的声音传来,让人浑身一凛。


“注意警戒!”琛叔喊了一声,提起一个大大的,标着红色十字的包就往车边跑。


顺爹一把抱起我也跑了过去,然后和我爸持枪警戒。


原来是一个重伤的ZF军士兵,他们的医疗兵死在战场上,他被战友紧急抬到了集合点寻求帮助。


“Don't move!”琛叔按住那个嚎叫的士兵,他的腿被炸断了,剧痛让他本能的挣扎,露出白森森的骨头,血不要钱一样往外流,即使他的战友为他处理了一些伤,也依旧于事无补。


“help ……help me……”死亡近在咫尺,他拼全力抓住琛叔的手臂。


“stay calm。”琛叔的声音沉静如水,一手麻利的拿出止疼剂精准打入血管,止血钳绑了缝合线,尖锐的前端破开模糊的血肉,白色的纱布浸透刺眼的鲜血,黑线引领血管艰难弥合,一寸寸填补着即将枯朽的生命。


终于,血不再涌了。那士兵不再嚎哭,在药剂的作用下沉沉睡去。


我看呆了。


这一切,只用了三分钟。


大家都松了口气。


琛叔没说什么,站起身,放下针管,端起枪。


这一刻,他又是一个兵。


“庄羽!通讯恢复没有!我们必须马上带侨民撤离!这里太危险了!”锐叔从来不放任自己有一点轻松的时间,他有条不紊的下达命令。


听到锐叔的命令,琛叔不易察觉的偏头看向一个角落,我默默顺着他的眼神儿瞟过去,发现角落里是个……


是个……


嗯等我想想……


我冥思苦想。


突然,我在为数不多的平安日子里看到的一部少儿节目的歌儿飘入脑海!


天线宝宝,天线宝宝!说!你!好!


不要吐槽我!他背上真的有天线!


“已经联系到了军舰!”他摆弄着一堆看起来就看不懂的东西,“队长,舰长说上级已经协调完毕,会有当地的ZF军协助我们撤离。”


这……这清澈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狙击我的少女心!


“队长,我和庄羽一起去。”琛叔开口。


“好,庄羽,随时保持通讯!”锐叔似乎想起了什么,看向他的眼里有很深沉的痛楚。


“队长,放心吧,阿羽在我们身边,不会再发生那种事了。”琛叔定定的看着天线宝宝庄羽,我看到他的手紧紧的握着枪,露出战术手套的指节都是青白的颜色,似乎极力隐忍着什么。


5,4,3,2,1


琛叔果然没忍住走了过去!我真是神算子!


琛叔轻轻握住庄羽的手,摘下他其中一只手的手套,我看到其中一根手指根部有界限分明的疤痕。


琛叔握住那手指,轻轻的按摩。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冲动,跑过去扬起头看他。


很清秀的一张脸,不同于我其他的叔叔们和我的两个老父亲,他不像是淬炼过烽火的一把利剑,倒更像是一泓清泉,张开自己的温柔,坚定的包容这个世界,也濯洗着所有不该沾染的鲜血。


“这丫头真可爱。”他惊喜的看着我。


嗯你很上道!好感up!你以后就是我羽叔!


得意。


“这是顾顺和李懂在战场上收养的小丫头,还没给起名儿呢,诶丫头你叫什么啊?”


“@#&#$%。”


“啥?”两脸懵逼。


“@#&#$%。”我秃噜出一串儿阿拉伯语。


“……丫头,你愿意有一个新名字吗?”羽叔低头问我。


疯狂点头。


“阿羽,你想了个什么名字?”琛叔眼睛里浮现笑意,他手上温柔按摩的动作没停,语气平和又从容,像个过着太平日子的老大爷。


紧紧握着羽叔的手,就是琛叔最大的太平吧。


我如是想。


“顾顺,李懂……她小名就叫咕咚,好吗?既有顾顺的顾,又有懂儿的懂。”羽叔笑起来,他脸上还有未干的血迹和油彩,我眼珠一转,凑上去要抱抱,羽叔抱起我的一刹那,我“啪叽”一声亲在他脸上。


“咕咚超喜欢这个名字。”


我听见自己说。


其实我想说,我超喜欢的,是你们呀。


羽叔似乎愣住了,半晌才腾出一只手摸摸我的脸,我清晰的感觉到其中一根手指粗糙的触感,那手指像是后来接上去一样,半环着外露的疤痕,泛着不一样的青色。


“羽叔,你疼不疼?”


我有样学样,握着他的手指像琛叔那样按摩。


“不疼。”他轻轻说,语气很轻,却掷地有声。


可琛叔的眼神告诉我,明明很疼。


十指连心,怎么能不疼呢?


“你琛叔的手臂上有比我更可怕的伤疤,你问问他,疼不疼。”羽叔抱着我,刮我的鼻子。


“琛叔,你疼吗?”我问。


“不疼。”


羽叔把我放下,在琛叔的手臂上拍了拍。


“我们不疼,因为我们是蛟龙。”


蛟龙。


即使漂亮的鳞片残破不堪,即使威风的爪子七零八碎,即使不能翱翔天际,即使重重跌落泥坑。


蛟龙也依旧是蛟龙,无惧的蛟龙,无敌的蛟龙。


我掏出那颗糖,郑重的放在羽叔手里,手指擦过他粗砺的伤疤。


“羽叔,蛟龙也会疼,可是咕咚不会让你们疼,你和琛叔一人一半,吃了糖,就不疼啦!”


“好,咕咚,我们可就靠你了,你琛叔没用了!”羽叔眉眼弯弯的收起糖来,“去找你顾顺爸爸去,羽叔得去看着卫星天线,不然军舰失联,咱们得在这里待好久的。”


“阿羽,我和你一起……”


“陆琛,你的责任是侨民,不是我。”羽叔说,“这是战场,我是通讯兵,你是医疗兵,我们是蛟龙。”


“……平安回来。”


“好。”


这是他们之间,唯一的期待,和最郑重的承诺。


一个担负全员的联络,一个扛起生命的重量。


他们像是两条平行线,在各自的岗位里发光,只能回头看着对方,说一句,“你还好,那就好。”


然后在远远的地方,交换一个带着硝烟的拥抱。


他们的势均力敌,就是在不同的位置上,撑起共同的一片天。


我爱你,也爱我们身后的这个世界。


【1】回形针:弯……你们懂
【2】梗来自一部港剧,男主骂梁非凡:吔屎了梁非凡!所以梁非凡的加餐就是……嗯……

评论
热度 ( 149 )
  1. 三途河邊_湯风袭 转载了此文字

© 三途河邊_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