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途河邊_湯

歐美狗、科幻迷、2.5次元兄妹二人组共用帐号(◎`・ω・´)人(´・ω・`*)

【BS】【IF联文1】社会我蝙哥,人狠话也多

南南南国:

哈哈哈哈哈新的沙雕文出炉啦!!!
咱就是要在清明节劈条甜蜜蜜的大道出来(……


这是IF系列联文!和@懿斯  亲爱的一起特别想吃的傻白甜只知道甜蜜蜜的沙雕系列(捂脸.jpg
IF系列的意思就是:布鲁斯健在的父母,完美的爱情和人生。总之就是为了甜而存在的文。
产出这个系列的原因大概就是:我们就是想看这两个美好的男人天天甜甜蜜蜜开开心心。
我爱他们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这里是第一篇·蝙超花式掉马梗

猛然发现在下除了写肉其他都是沙雕文呢……………………

⚠️Mpreg,巨大的OOC(因为沙雕嘛……


————————————————


社会我蝙哥,人狠话也多




在一切浮上水面之前布鲁斯是十分高兴并担忧着的。
在那一切明朗之前的某日,他握着被自己想方设法加密了一重又一重的手机窝在沙发角落里看电视。阿尔弗雷德从他身边路过,不得不出声提醒:“布鲁斯少爷,需要我提醒你一下就这三分钟你连续不断的打开关掉打开关掉这个社交软件已经不下二十次了吗?”
“啊?”布鲁斯反射性应了一声,然后迅速将手机揣进衣服包包,掩饰性极强的端起桌子上的杯杯喝了一口,“没有啊阿福,我只是在看新闻。”
阿尔弗雷德怜悯的看了他一眼:“那杯里没水。”
布鲁斯默默放下水杯,耸肩摊手满脸无辜。
阿尔弗雷德毫不犹豫的戳穿他无事的假象:“您是不是谈恋爱了?”
布鲁斯一呆,咳了一声:“不、没……”
阿尔弗雷德慧眼如炬:“您和它已经上过床了。”
布鲁斯一句话憋在胸口气得脸都红了,他砸了一拳沙发:“阿福!”他开始叫起来,“我是个成年人了和自己男朋友上床又不犯法!”他气得哆嗦,“况且你为什么用的是它(It)?!”
阿尔弗雷德淡定得不像话:“恕我直言,少爷,在您坦白之前我并不知道对方是男是女,好吧,刚刚我才知道了是‘他’。”
布鲁斯瞪着他,一如往年瞪着不可理喻的家长一般瞪着他:“我绝对!不会和他分手的!绝对不!”他在阿尔弗雷德再度开口前站了起来,像只被踢了肚子的小狗一样转着圈咆哮,“不!别拿托马斯和玛莎来威胁我,就算今天发现的人是他们我也不会改口的!我爱他!我绝对不会和他分手的!”
阿尔弗雷德摊了摊手:“好吧,您爱他。但我想提个问题,他爱您吗?”
“当然!”布鲁斯像只孔雀一样翘起尾巴来。
“那我再问个问题,”阿尔弗雷德并不打算就此放弃,他问道,“他知道您另一个在常人看起来像神经病一样的副职吗?”
布鲁斯一噎,答不上来。
阿尔弗雷德再次询问:“您难道想婚后瞒着他去夜巡因而牺牲您们的夜间生活?”
布鲁斯一屁股跌坐到沙发上。
“因此再产生了下一个问题,不和谐的性生活会不会导致您现在夸夸其谈的爱情走进坟墓?”
布鲁斯抓起桌上的空水杯抿了口杯沿。
“最后,”阿尔弗雷德做了收束性问话,“您确定他不是为了您的钱?”
布鲁斯啪一声将玻璃杯砸在了桌子上。脆生生的声音犹如他被扎碎的心声一般。
你听见了吗?
那就是我心碎的声音。
布鲁斯哀怨的看了一眼阿尔弗雷德,又掏出手机打开那个三分钟内打开不下二三十遍的社交软件死死盯着上面那个名叫小辣椒宝贝儿的通话窗口。
透过这个虚拟窗口,他似乎看见了背后主人望过来的那双带着笑意璀璨发光的蓝眼睛。
哦天呐——
布鲁斯心痒了起来,而这时手机震动了一下,对方回复了他之前接连不断的信息骚扰。

[

9:30
蜜糖~
在干什么?

为什么不理我?
嘿是谁昨天热情似火今天就对我放置play?

9:35
在工作づ ̄ 3 ̄)づ

]

啊。
布鲁斯盯着那简短的几个字和最后那个可爱的亲亲表情符被萌得心都化了。
他迅速回了几个小心心再加几个飞吻然后退出软件锁屏手机抬起头来义正严辞:“我要和他坦白!”
阿尔弗雷德目睹了自家少爷宛如追星痴汉少男少女得到偶像翻牌时的兴奋激动神情,无奈的表示:“……至少让我见见那位少爷?”

**
布鲁斯不可置信的瞪着咖啡厅角落的那个包座,蓝眼睛里写满了不赞同。
而在那个被蝙蝠侠瞪着的包座里,玛莎亲切的和儿子挥了挥手,托马斯对儿子举了举手里的咖啡杯,阿尔弗雷德对布鲁斯投过来的谴责眼神视而不见。
——天呐阿福!你只说了你要见见我才答应的,你怎么还把爸妈都喊来了!人与人之间还能不能有点基本的信任???
“嗨布鲁斯,”小甜甜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克拉克坐到了他对面,“你在看什么?”
布鲁斯迅速换了一副深沉又帅气的面孔,“没什么甜心,你才下班?”
“是啊,”克拉克拉了拉放在旁边的挎包,“你等很久了?抱歉佩里让我改一篇稿子耽搁了点时间。”
“没关系亲爱的,”布鲁斯大度的一甩手,“等会儿我送你回家?换身衣服,然后咱们可以去约个晚会。”
克拉克手一顿,掏笔记本出来的动作停了下来,挑起一边眉毛隔着一层眼镜打量他。
布鲁斯回以询问的眼神。
克拉克:“你……家不是有宵禁的吗?”
布鲁斯:……
“不!宝贝儿!”布鲁斯瞪大眼睛,“你从哪听说的!”
“没从哪听说,”克拉克将掏出来一点的笔记本塞回包里,喝了口柠檬水,“只是关注报纸的人都知道,而我是个记者,还是你男朋友,我当然知道。”
“那都是错误信息!”布鲁斯郁闷道,“究竟是谁说的?”
克拉克轮了轮他可爱的眼睛,“呃……知道我和你交往的所有人?”
布鲁斯瞪他。
“好吧,”克拉克嘟囔道,“我猜的。你每到晚上十点就会被家里叫回去不准在外面睡名模明星,天天和泡到手的封面女郎柏拉图又不是……”他心虚的瞅了瞅面前的男朋友,“……什么秘密……”
布鲁斯敲了敲桌面:“继续?”
“呃……”克拉克咽了口唾沫老实巴交的继续了,“其实刚开始我不信的…但你当我男朋友从来不晚上要求上床总是白天下午折腾我……”克拉克又喝了口水,满眼无辜,“他们还传过你不举来着说被你爸妈叫回去都是为了掩饰这件事……当然这绝对是错误的,我知道,亲身体验。”
“嘿亲爱的,”克拉克看着布鲁斯沉默的脸过意不去了,“那个……老大不小了还被家长管小孩儿似的宵禁其实也没那么丢人啦…你,说说话好吗……”克拉克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过于诚恳了,竟然把心里话全都说出来了。但超人从不撒谎啊,除了掩饰秘密身份的时候。
克拉克捧着水杯可怜兮兮的看着对面的布鲁斯。
“好吧,”布鲁斯捏捏额角,喃喃自语,“你说得都对。”
克拉克瞪大眼睛:“什么?”
布鲁斯起身将他拉走。
“诶等等我的包!”克拉克慌乱的提起挎包被布鲁斯拽了出门,“你刚刚说什么?都对?什么都对?宵禁吗?还是柏拉图?你家真有宵禁啊?你真的没和那些名模上过床???”
布鲁斯将他塞进副驾驶座,绕到另一边坐进来启动汽车。
“没错宝贝儿!”他在密闭的汽车空间里大叫,“布鲁西宝贝儿真的有宵禁!他想成为花花公子但整天只和人柏拉图!”
克拉克倒在车窗上要笑死了。
但笑完他又想起一事儿,“不对你等等?你不是只和人柏拉图?怎么还……”想方设法大白天和我上床。
布鲁斯握着方向盘郁闷的说:“我又不是真的喜欢那些名模。”
“哦~”克拉克微咳一声,推了推眼镜,“韦恩先生刚刚是在对我表白吗?”
“没错,”布鲁斯大声喊道,“我爱死你了宝贝儿!”
克拉克凑上去亲他脸颊,“我也爱你亲爱的。”
布鲁斯侧头寻到他柔软的唇瓣,甜甜蜜蜜的亲了好几口。车停在红灯前,布鲁斯转过半边身子压到了克拉克身上。
“我现在就想在这里把你搞得一团糟。”布鲁斯喘着气说。
克拉克也情动了,但他推了推面前的男人,“我们可以另外找个地方。”
布鲁斯又咬了一口他性感的嘴角,缩回驾驶座在一片杂乱的鸣笛声里启动汽车。他在离开之前还挑衅似的长鸣了一声喇叭。
幸好这里是大都会,没人气得上来撞他的车屁股。

**
克拉克和他的新男友感情稳定,虽然男友家有各种不可理喻的宵禁但他们的性生活在布鲁斯的努力下总体还算和谐。再交往个一两年来个爱情长跑什么的,他就可以把布鲁斯正式介绍给玛莎啦。但在这些之前,还有一件事让他十分担忧。
——他究竟应该怎么告诉布鲁斯你的小男友不仅仅是个新闻报社记者还是个能上天入地的超人啊啊啊啊!
布鲁斯会不会被他吓死啊。
难过。
克拉克忧伤的敲着稿子,半睁不睁的眼睛里一片朦胧。
他要困死了。
但稿子还没写完。
为什么他最近这么累?
不应该啊。
克拉克心里转过这个念头,然后没怎么挣扎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第二天大亮的时候,楼下喧闹的声音吵醒了他。克拉克迷迷糊糊的抬头看了眼时间,然后瞬间就清醒了。
早上十点了!!!!
超人不仅没有赶完稿子他还睡迟到了!!!
天方夜谭!!!
但这是事实!!!
克拉克忐忑的给佩里打了个电话心虚的在对方的咆哮声中请了个假。
天呐……
这绝对有问题。
克拉克换了身超人制服准备飞往北极做个检查,但手机特殊铃声突然响起。克拉克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宝贝儿你请假了?”
“对……”你怎么知道。
“身体不舒服?”
“不、没有……好吧是有点。”
然后克拉克疑惑的听到对面哗哗啦啦的声音和隐约的说话声,布鲁斯似乎捂着话筒在和什么人争辩,然后他输了,因为他说:“……克拉克亲爱的,你愿意来我家吗?阿福说他可以用东方古老的医术帮你看看小病。”他似乎翻了个白眼。
???这是要……见家长???
克拉克惊呆了:“不!这什么情况???”
“别惊讶亲爱的,”布鲁斯难得迟疑了一瞬间,“他们……几天前咖啡馆那次就见过你了。”
克拉克:喵喵喵???
“你好克拉克少爷,”突然一个陌生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我是布鲁斯少爷的管家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我想我可以代布鲁斯少爷邀请您出席韦恩家的晚宴?”
克拉克一脸懵逼诚惶诚恐的答应了。挂断电话他懊恼的抓了抓头发,开始在衣柜里翻箱倒柜。
天啊啊啊啊啊!!!!
怎么就见家长了啊啊啊?????
布鲁斯是个傻子吧怎么就这么暴露了!!!!
果然男朋友什么的都是靠不住的关键时刻只能自己救自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克拉克蹲在衣服堆里焦虑得宛如一只找不到花蜜的小蜜蜂。
最终克拉克穿着布鲁斯送他的衣服坐在韦恩大宅里的时候,一切似乎也没有那么糟糕。布鲁斯的妈妈非常漂亮端庄有气质,布鲁斯的爸爸对他笑得一脸和蔼,管家先生彬彬有礼偶尔打量他的眼神也十分的礼貌。除了他自己紧张得眼前发黑之外一切都!很好。
“嘿克拉克,”布鲁斯在所有人都没看见的角落里握了握他的手,“别紧张亲爱的,他们很喜欢你。”
“谢谢你布鲁斯就算你这么安慰我也不能熄灭一丁点儿突然让我见家长的紧张与愤怒你最好做好准备因为保不齐哪天我就突然把你提溜到玛莎——我妈那里去见她了谢谢。”克拉克保持友好微笑,皮动肉不动的快速吐出一连串的句子。
布鲁斯:“嘿、你今年三岁吗?你怎么能因为我这里的突发情况就准备原封不动的这样报复我???”
克拉克:“你今年也没有五岁吧。”
布鲁斯掐他大腿。克拉克死劲儿拿眼睛瞪他。
阿尔弗雷德:“好了别较劲儿了两位少爷。”
克拉克站起来对突然冒出来的管家报以微笑:“啊阿福,需要帮忙吗?”
“不不不,不用,克拉克少爷,”阿尔弗雷德让他坐下,“听说您身体不舒服,让我给你把把脉?”
“把脉?”克拉克和布鲁斯对了下眼神,按照他的指示伸出了右手。阿尔弗雷德搭上了他的手腕。
这是要干嘛???
布鲁斯:“阿福最近痴迷东方中医学,自学了一段时间也能摸点小病什么。”
阿尔弗雷德笑了笑:“人总得有点爱好,况且中国医学就其构造而言十分的精妙……”他说着说着眉毛一凝。
克拉克心里一紧。
布鲁斯瞥了他们一眼。
阿尔弗雷德换了只手,然后站起身一言不发的上楼喊出了托马斯。
布鲁斯:???
克拉克想到了什么,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脸色有点苦兮兮的。
托马斯走近来询问他的身体近况并查看了他的瞳孔舌苔,又让阿尔弗雷德去拿他的听诊器。
布鲁斯看着看着紧张了起来:“什么情况?克拉克生了什么大病?”
阿尔弗雷德看了他一眼:“枉你还有医学博士的学位,平常怎么不关心关心克拉克少爷?”
布鲁斯看了克拉克一眼,又看了看父亲吊高的眉尾,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那个……”克拉克小心翼翼的开口,“如果是那件事的话……不用再检查了,多半是真的。”
布鲁斯握紧他的手,“什么事?克拉克你瞒着我什么???”
克拉克笑了笑。
阿尔弗雷德迟疑的问:“所以您……真的怀孕了?”
克拉克点了点头,“是的……吧。”
布鲁斯:……?????
托马斯坐到了旁边的座位上:“哇哦,虽然有点不礼貌,但你知道……”他喝了口水压惊,“这有点不可思议?”
阿尔弗雷德:“You are a man.”
克拉克小声逼逼:“……Kryptonian man.”
“等等!”布鲁斯终于叫了出来,“What?Kryptonian?Superman???”
克拉克偏头瞪他。
哇哦……
布鲁斯觉得机会到了!
他一把抓住克拉克的手,十分自如的掀了马甲:“I'm Batman!”
克拉克瞪大眼睛,半晌受了惊吓了似得回复:“……不不不不布鲁斯,我没跟你开玩笑,我真的是Superman。”
“不不不不亲爱的我也没开玩笑,我真的是Batman。”
克拉克和布鲁斯大眼瞪小眼。
克拉克摘下眼镜射出热视线在玻璃杯子上刻了个BW,“你看我真的没骗你。”
布鲁斯掏出蝙蝠镖在另一个杯子上刻了个CK,“你看我也没骗你。”
“孩子们,”玛莎站在沙发背后,“一个杯子五美元,一共十美元谢谢。以及……布鲁斯什么时候去见另一位玛莎?我看要不就明天吧,顺便把结婚证也扯了,再过几天就把婚礼办了……不不不,婚礼这个还是等之后再说吧,总之要先结婚,明天我和布鲁斯一起去见玛莎。”她眨了眨眼睛,“你们觉得Ok?”
托马斯:“我觉得可以。”
阿尔弗雷德:“我觉得OK。”
克拉克:“……太快了吧???”
布鲁斯:“等等等等怎么明天我就要见玛莎还要结婚了???我还没有求婚!!”
玛莎:“你现在就可以求,儿子。”
“我不!”布鲁斯大叫起来,“我计划的准备以后实施的求婚惊喜!天呐,全被你们毁了!”
玛莎:“没关系,现在你们的婚姻处于保密状态,以后你可以给大伙儿表演一个求婚惊喜。”
“我才不要!”布鲁斯郁闷的抓住克拉克的手,诚恳的望着他的眼睛,“宝贝儿虽然现在很不是时候一点也不是我想象中该有的求婚排场但是,”他将超人小了一圈的手掌紧紧锢在掌中,摩挲对方光滑柔嫩的指间皮肤,“你愿意嫁给我吗?”
克拉克抽出手来递到他面前。
布鲁斯会意的跑上楼又跑下来单膝跪地给他套上戒指。他抬头看了看克拉克微笑着比白瓷更细腻的脸廓和灯光下比爱琴海更广阔的钴蓝星瞳,低头虔诚的在戒指上印下一个亲吻。

I LOVE YOU.









END.

评论
热度 ( 231 )

© 三途河邊_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