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途河邊_湯

歐美狗、科幻迷、2.5次元兄妹二人组共用帐号(◎`・ω・´)人(´・ω・`*)

【咕咚】Dream Fighter 1(丧尸)

云落的星辰💙💛:

蛟龙一队全体队员在丧尸世界打怪谈恋爱的故事


##########


第一章


   


头部出现短暂的酥麻感,似有一阵电波穿过耳颅,李懂缓了缓半起身,右手捂着前额等待视线清明后,才沉默地观察所处的环境。如同宿舍设施一般的房间,相似度极高却也不是自己一直以来在队里休息的地方。李懂扫了一圈房间,最终迟疑地探过半身朝床下看去,无人。


这只是李懂下意识的习惯。


顾顺并不在。


心里说不出是轻松还是沉重,毫无头绪地身处陌生的环境,李懂还没有强大到不需要任何依赖。


房间的窗户留了些缝隙,斜阳的柔光半照了屋内,风徐徐地吹进屋内,卷了丝丝血腥气味。


李懂深吸了口气,迅速地从上铺翻身而下,绷紧了神经谨慎地贴墙从透明的玻璃向外望去后,他瞬间睁大了眼。


窗户外的景象,已经不是他预想之中的世界了。


收回视线,靠着墙面的李懂眼神中闪现了一丝迷茫,他咬了咬牙恢复身为蛟龙队员该有的理智。


目前他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何事,也不清楚他为何存在于这个陌生的环境中,眼下除了搜集讯息,能做到的也就只有找到防身武器以求自保。


还有……


除了他,蛟龙的队友是否也……


多余的不再考虑,李懂首先要做的就是从这个与宿舍相似的环境里搜寻有力的武器。


房间不是很大,屋内除了一张上下铺的床,只有几个衣柜和一张书桌。李懂翻遍了所有衣柜和各个抽屉,除了几包压缩饼干,能找到有用的只有一个侦查用的望远镜。望远镜李懂碰的次数多,作为观察员几乎是随身携带的,他理所当然地收进兜里。不过仍是没有可以防身的武器,对付外面那一群,他徒手一个人并不会有多大效果。


夕阳很快便落了,房间渐渐暗了下来,李懂不能开灯。对于屋外的世界,他现有的认知几乎为零。


锁好门窗爬回醒来时的上铺,李懂靠着墙角嚼了一包压缩饼干。压缩饼干在味道上并不美味,只不过能填一些肚子,不过对于现有的几包口粮,李懂这一口下去还得掂量之后的温饱问题。


不过大前提条件是能活着,活着才有以后的可能性。


初夏的夜晚并不燥热,相反空气中带有凉爽之意。


总是需要休息的,李懂和衣靠墙假寐,却不敢太过于松懈意识,衣服下绷紧的肌肉无一不说明他高度的防备。屋内寂静,李懂只听见他自己心脏跳动沉闷却鲜活的声响。


却不知掩在床板夹缝中的通讯手表,正无声地闪着红点。


 


 


顾顺回过神时,他修长高大的身体蜷缩在幽暗的柜子里。柜子里空气流通缓慢,长时间保持一种姿势的顾顺即使身体素质优异,也不免眼前暗了一暗。他动了动发麻的手臂,给同样发麻的双腿捏了捏,片刻后才撑着柜子站起身,而头顶撞到柜顶,发出了不小的声响。


“啧。”


柜子里自带的回音闹得他耳鸣,不过顾顺因这一撞击,原本还有些混沌的大脑立刻恢复清醒。


柜子比普通换衣室的衣柜宽了一些,顾顺站在里面并没有拥挤的问题,只是他个头高,只能弓着腰避免后脑勺的无妄之灾。通过三四排透气缝,顾顺倒是没有发现柜子外有什么异常,他试着推了推柜门,嘎吱一声,柜门轻而易举地就被打开了。


踏出柜门,顾顺才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封闭的房间,四面墙都没有窗户,只有一面的墙上方有个类似透气窗的小门,离地面有三米左右。而说它是门,是因为顾顺凭借他良好的视力看出那上面有能够插入钥匙的锁孔,只不过现在是关闭状态,也不知有没有被锁住。


封闭的房间开着灯,长管的白炽灯由于位置较高亮度稍暗,倒显得顾顺俊逸的脸庞掩于阴影之中,神秘而危险。


整个房间除了那个敞开的柜子,地面上还整齐摆放五个实木箱子,顾顺俯下身检查了箱子有无防护机制。


“比起把我塞进柜子里,还是这个木箱子看上去更舒服点,还能躺着睡觉呢。”第一个箱子空空如也,顾顺倒是有心情开玩笑。紧接着第二个箱子,如同第一个箱子一样,顾顺摸了摸下巴,“难道五个大箱子都是摆设?还是说以前放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只不过现在被搬走了?”


果不出所料,五个箱子全是空的。


站起身,顾顺再一次环顾了房间四周,视线直直地朝墙上方的门望去,木箱的宽度长度比小门的最长直径都要长。除非箱子是有人在房间里面组装成的,要么,这个房间就是有密道存在。五个大箱子和一个柜子,那这个房间,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存在的呢?


顾顺仔细检查了他方才待的柜子,发现角落里放着一只通讯手表,屏幕上两个红点保持相同频率地闪烁,任何一方都没有移动倾向。


如果其中一个红点是他的话,那另一个红点代表着谁?


会是他的小观察员吗……


脑海里浮现某个人安静的笑颜,心尖痒痒。顾顺忍不住掏口袋找口香糖嚼一嚼,却发现两个兜里什么都没有。


气得顾顺想骂人。


 


 


一声枪响划破夜空中的寂静。


瞬间李懂便警觉地张开眼,明亮的眸子里满是警惕。掏起兜里的望远镜翻下床,某样物品掉落在地的声响引起他的注意。借着月光,李懂发现那是一只通讯手表,两个红点之中,有一方在不停地移动,且离另一个停留在原地的红点越来越近。


迫于地形的不熟悉,李懂分辨不出自己的所在位置,只是留心两个红点的距离,使自己做好防范意识。


眼下更重要的是那一声枪响,这说明除了他,还有别人在附近。李懂趴在窗台,隔着望远镜尽力忍受眼前景象给他带来的视觉冲击。


几十个“人”或肢体残缺或血肉模糊,缓慢地朝他所在位置的八点钟方向前行,而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本有眼球的眼眶无一例外是空落落的血洞。李懂猜测这些“人”感受不到光线,而他们前进的方向应该就是发出声音枪响的源头。而枪响过约莫十五分钟后,寂静无声的环境中,那几十个“人”便纷纷停下了步伐,如同行尸走肉般地驻留在原地。如果这一群“人”的实力如此,不发出声响便不会行动,李懂自觉一个人也能安全躲过,只是不清楚存不存在其他危险因素。


他瞥了一眼通讯手表,另一个红点已经靠得极近,李懂走到门边整个人贴在墙面上,左手悄悄解了锁打开门露出一丝缝隙。从缝隙望过去,眼前是一条幽暗看不到尽头的走廊。


此时红点已经重合。


在另一边!李懂暗道。


李懂迅速拉开门,对方却比他更为迅速地擒了他的腰身,压着他贴住身后的墙面,空荡的房间溢露两人紧张的微喘气息。紧贴的肉身具有温度,对方俯下身在他耳边呼着热气,李懂愣怔。


呼吸频率不由自主地调动到一致。


“懂儿。”男人一声轻笑,“这种时候不需要呼吸同步训练。”


“顾顺,放开我。”一听到这取笑,李懂就试图睁开男人的禁锢,对方却不为所动仍是把他抱在怀里。他睨了一眼,沉默抿唇。


“懂儿,你可知道找到你我很高兴。”


李懂不言,凭心跳声,他知道顾顺并不是在说假话。说实在的,他也有一丝愉悦和心安。


把门再次锁上,顾顺终于舍得放开他的小观察员,拉着人走到床铺上坐着。两人贴着墙靠坐一起,跟平时无异。


“顾顺,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喏。”顾顺举起左腕的手表,“当时我被关在柜子里,那个房间也是奇怪,什么都没有找到只有这一块手表。我就想着,如果它能够带我去找我的小观察员,我以后就拿它当传家宝供着。”


“这种传家宝有什么用……”


“可是没有它我就找不到我的懂儿宝贝了~”顾顺笑嘻嘻地蹭了蹭李懂毛茸茸的脑袋,鼻尖嗅着熟悉的气味。


对于顾顺的行为已经习以为常,李懂掏出他捡到的手表仔细研究,“可是这手表现在并没有什么反应,好像在你找到我之后它就像完成任务进入休眠状态了一样。”


“唔,那更说明这手表是让我们找到彼此的工具。说不定还有用。”看了一眼左腕的手表,顾顺拿过李懂手里的给他戴上。“懂儿,这样戴上去了倒像情侣手表了呢~”


李懂表示根本看不出来,一切根本就是顾顺的臆想。


“哈哈,懂儿害羞了?”


气得李懂直接一个肘击。


顾顺向后轻松地躲开,“懂儿害羞了。”


“……”


胡闹了一阵,李懂问顾顺有没有听见那声枪响。


“我在的房间几乎是封闭的,并没有听见任何声响,爬出来后就一直顾着手表上的信息,直接过来找你了。路上也没有碰见可疑的人影。”


“我怀疑这个地方还有其他人,只不过现在都躲起来静观其变。除了那一声枪响过后,后续也没有动静了。”


顾顺打了个哈欠,软软地抱着比他纤细柔软许多的李懂,“等天亮了我们一起去查探查探,现在先休息养足精力。”


“可是我并不困……”身上的力度紧了紧,李懂收住嘴边的话语,“要睡到上面睡,还有被子。”


把压缩饼干拨到枕头边,顾顺心满意足地盖上薄被抱着李懂闭上了眼。


李懂盯着天花板呆了片刻,才叹了口气将头颅抵到顾顺的胸膛前。不出所料,男人温热的身躯顿时缠了上来,对于他的屈服更是肆无忌惮了。


李懂想,他这次应该能放心睡了。


 


 


 


TBC

评论
热度 ( 47 )
  1. 三途河邊_湯云落的星辰💙💛——cp23肝肾中 转载了此文字

© 三途河邊_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