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途河邊_湯

歐美狗、科幻迷、2.5次元兄妹二人组共用帐号(◎`・ω・´)人(´・ω・`*)

【红海行动】上梁不正——吉布提病房里的故事番外

英俊的皮皮虾:

本文又叫做听副(ma)队(ma)讲那过去的事情。


吉布提病房里的故事的番外,关于某队长带头拱自家白菜的故事。


还是瞎几把乱写,比白开水还白。7k+一发完。


主正副队,有狙击组/机枪组/后勤组。




 


杨锐在临沂舰上的绰号叫“老菜农”,来源于他全舰闻名的种菜技能。


杨锐的老家在东北农村,家里有个小院子,杨妈妈心灵手巧又能干,农闲时在房前辟出一块地,种上了小葱生菜豆角丝瓜黄瓜。杨锐从小跟着妈妈给小菜园浇水施肥,耳濡目染,渐渐学到了一手种菜的好本领。


军校毕业后,杨锐进了海军陆战队,又经过层层选拔成为了蛟龙突击队的一员,开始了在大海上漂泊的军旅生涯。


杨锐进海军时,舰艇上的生活条件已经普遍改善了许多,宿舍有了冷气,娱乐活动也比从前多了。只有饮食上还是有些不尽人意,毕竟战舰一出海就是数月,多大的冷柜也保存不住那么些蔬菜,常常起航半月,绿叶菜就渐渐从众人的食谱中消失了,如果没有靠岸补给,接下来就只能吃土豆萝卜和罐头食品,吃到众人最后都满嘴起泡。


杨锐便决定尝试在舰上种菜。


最开始找炊事班要了两个塑料泡沫保温箱,靠岸补给的时候挖了点土,撒了一小撮生菜种子,覆上薄土,浇透了水等着。


恰逢那一阵蛟一小队大换血,升官的升官,退役的退役,杨锐也被提拔成了队长,领着新来的几个兵训练磨合,从早忙到黑,便把那两箱生菜抛到了脑后。


小半月后,炊事班的班长兴冲冲跑来告诉他生菜发芽了,这才又想起了他的种菜大计,拖着徐宏一起去看菜苗苗。


白色的保温箱里,生菜种子抽出了手指头肚儿那么大的菜叶子,密密麻麻,郁郁葱葱的,鲜嫩的绿色看起来煞是喜人。


杨锐蹲在保温箱旁边笑眯了眼,瞅见没,再过一阵咱们就能拌生菜吃了。说着抑制不住兴奋之情,使劲拍了拍徐宏的肩膀。


徐宏便安静地看着他笑。


总共两小箱生菜,能吃的叶子全薅了也不过一小盆,杨锐跑去炊事班亲自做了点麻汁蒜泥,当晚蛟一小队额外加了个菜。


隔壁桌二队的孙队长眼睛都快绿了,卧槽老杨,哪儿来的,怎么不给兄弟们分分!一副恨不得冲上来把菜整盆端走的架势。


我们队长自己种的,想吃你们也去种点呗。陆琛夹了一筷子生菜塞进嘴里,同时向罗星使了个颜色,狙击手便假装扒拉菜叶子一边悄无声息地把不锈钢盆往旁边挪了挪。


没事儿,保温箱里还有呢,就是能吃的叶子都被我们薅了,还得再长几天。杨锐乐呵呵地说,徐宏,改天你摘点给二队送过去。


徐宏忙答应着,是,队长。


后来有了蔬菜速冻技术,蔬菜保鲜期被大大延长了,官兵们也不再一看见绿色的叶子就跟牛见了新鲜草料一样眼馋。不过杨锐种菜的习惯却一直保留着,而且保温箱的规模还在不断扩大,种的蔬菜种类也越来越多。


事情传到高舰长那里,高云就想,杨锐这小子很不错,没有丢掉我军自力更生,走哪儿种哪儿的优良传统,值得鼓励和表扬。大手一挥,直接拨了一间库房给杨锐搞起了无土栽培。


自此,“老菜农”杨锐的名号就算被官方盖了戳儿了。


后来,随着新鲜血液不断补充进一队,“老菜农”这个名号又有了更深的含义。


杨锐极其护犊子。被他划拉进队伍的新兵,就好比温室里的菜苗苗,只许他杨锐一个人管教,旁人戳一下都不行。


徐宏刚进队的时候,杨锐真是差点就把人变成个钥匙扣拴在自己裤腰带上了。


那时候徐宏刚摆脱新兵蛋子的身份,在陆战队里摸爬滚打,成绩突出,赶上蛟龙四处划拉新人,一株好苗子便被薅进了蛟龙的菜地,后来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训练和考核,又被塞进了杨锐的小队里。


二十出头的小青年,正是活泼鲜嫩的年纪,一双惊人的大眼睛怎么瞅怎么无辜,说话又温声和气,杨锐便一口咬定徐宏这样进队是要被老油条们欺负的,把徐宏调到自己宿舍不说,平时也是走哪儿带到哪儿,日常训练和饮食起居都无微不至地照顾着。


那时候杨锐的副队还没调走,看到杨锐这种堪比老班长带新兵的做法便颇有意见,吐槽杨锐说这哪是队长家长还差不多,又抱怨说怎么我刚进队那会儿没有这样的待遇。


杨锐飞起一脚冲副队踹过去,说你刚进队三天就敢去基地食堂偷东西吃了,皮成这猴样儿,我才懒得管你。


副队嘿嘿笑着捂着屁股一溜烟儿窜了,杨锐回过头来拍拍徐宏的肩膀说,甭理他。


徐宏眨巴着一双大眼睛,说,队长,你确实对我太好了,我怕队里其他人有意见。


杨锐瞪他,有什么意见,好容易队里来个老实孩子还不许我多稀罕稀罕吗?


 


陆琛听到这里一拍大腿:“我去,难道队长看不出来其实副队才是真正的皮猴儿吗?”


其他人纷纷转过头来瞪他,李懂嫌弃地朝他丢了几个花生壳,佟莉干脆一巴掌糊在医护兵脑袋上:“还想不想继续听八卦了你!”


陆琛表示我错了我闭嘴,副队你继续。


 


老实孩子徐宏还有很多优点,比如头脑活络,心思细腻,训练刻苦,关心战友,最难能可贵的是,理解杨锐种菜的爱好并和他一起关照那些菜苗苗。


以上全是杨锐对着二队三队的队长闲磕牙时说的话。那段时间他逮着二队长三队长就说,老二老三,我这次真是捡了个宝啊!赚了赚了。


二队长三队长面上带着微笑,心里却表示呵呵。你知道你家的宝给我们送菜的时候咋说的吗。


在二队长的回忆中,徐宏忽闪着那双无辜的大眼睛说,二队长,这是我们队长赏您的菜,您可别忘了抽空去谢恩啊。


二队长心想我可去您全家的老实孩子吧!


私下里皮归皮,徐宏在人前表现出的专业素养是没的说的,连政委提起来都得夸一句,说一队那个爆破手小伙子虽然年轻,但是心理素质过硬,手稳心也稳,还不忘扭头怼一句高舰长,说你像人家这个岁数的时候可没这么稳当。


高舰长很无辜地说这又关我什么事咯。


进蛟龙第二年,杨锐的副队因为膝盖损伤转了文职,上级经过一番考察决定把徐宏提上来给杨锐做副手。杨锐兴奋又自豪,仿佛菜地里长势最旺的一颗大白菜被人给发现还给盖了个“最佳大白菜”的戳,激动的恨不得在全舰广播。


训练期间不能喝酒,杨锐就从高舰长那里顺了点茶叶,回宿舍用搪瓷缸子泡了,说要以茶代酒祝贺徐宏升任副队。


徐宏看着那两大缸琥珀色的液体半天没说出话来。


最后他说,队长,你可千万别让高舰长知道你这么糟蹋他的茶叶,他非把你扔海里泡了不可。


杨锐说至于那么严重吗,茶叶还不就是让人泡来喝的。高舰长那小杯子还没你眼睛大呢,靠那个喝茶多累得慌!


徐宏绷不住笑起来,却还是端起那一大缸茶水,说好吧,那就谢谢队长关照。


杨锐也特豪迈地说互相关照互相关照,然后仰头就把一整缸干了。


大晚上喝了两大缸浓茶的后果是都睡不着了。杨锐就干脆把徐宏拖起来,两人挨巴着坐在舷窗边看着海上的月色唠嗑。


静谧的夜晚,梦幻的月色,似乎总有一种魔力,容易勾动人的思绪。杨锐就跟个少年人一样托着腮,开始絮絮地说起来,从东北老家说到海外港口,从老连队的班长说到现在的舰长政委,从徐宏刚进队说到这一年来的点点滴滴,回望走过的路途,有得有失,有苦有乐,充实而满足。


一扭头,却看见他新上任的副队正无比专注地望着他,光影勾勒出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也盛满月色,温柔得像窗外静谧的大海。


杨锐觉得自己的心跳在那一瞬失了速。他想原来歌里唱的都是对的,这样的月色你太美又太温柔,也让我刹那之间起了跟你一起到白头的心思。


但是这样的心思不对,很不对。


首先,徐宏是个男的,杨锐也是个男的。虽说这年头俩男人在一起也不算什么惊世骇俗的新闻了,但到底是会给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杨锐不怕闲话,却怕这些流言蜚语毁了两个人的前程。再说杨锐之前也有过喜欢的姑娘,他怕自己只是一时迷了心窍,万一哪天感觉没了要分手,对两人来说都很尴尬。何况这一切还只是杨锐单方面的想法,人家徐宏对他有没有意思还是一说呢。


杨锐叹口气,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团吧团吧丢出脑袋,他想自己也许是一时的头脑发热,赶明儿出去吹吹海风说不定就清醒了。


杨锐想得很天真。可是动心这事儿往往是由不得自己的,越是暗示自己别去想,见了那人时就越别扭,而且他俩一个队长一个副队,平时工作需要紧密配合,生活上还住一个宿舍,杨锐想离徐宏稍远那么一些都做不到。而徐宏还像个没事人一样在他面前晃荡,展示着他的温和他的细腻他的英俊他的一切一切让杨锐心动的特质,杨锐觉得自己要疯。


后来又是一波人员调动,陆琛罗星张天德他们几个进了蛟一,杨锐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训练新人上,忙得没时间思考他对徐宏那点小心思。


杨锐虽然护犊子,但在队员面前一直很注意维护身为队长的威严,训练中该下狠手时毫不留情,该罚就罚该骂就骂。对比之下自然是看起来温和许多的徐宏更好接近,小年轻们有什么心事都愿意跟他倾诉。徐宏也乐意跟他们打成一片,有时候甚至领头带他们玩闹,惹得杨锐直冲他瞪眼睛。


“队长如父,副队如母”的基本格局就是在那时候定下来的。


 


顾顺听到这里忍不住长长地“哦”了一声:“怪不得,我就感觉队长和副队这相处模式咋这么熟悉,搞半天这不就是我爸和我妈么!”


围观听众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陆琛不服气地问佟莉:“顾顺也插话,你怎么不打他啊!”


佟莉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这时候李懂捧了一杯温水送到徐宏面前:“副队,先喝口水吧。”


罗星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琛呐,你咋就不懂得啥时候是合适的插话时机呢。


庄羽使劲摆手示意他们都别说话:“后来呢后来呢?”


 


后来,蛟龙又一次四处划拉菜苗,徐宏去了,一周后带回了一位寸头女战神。


 


石头听了直乐,可算轮到我莉莉出场了。


 


徐宏对这个亲手选进来的苗子投注了一百二十分的关心。一来,佟莉虽然强悍,说到底还是个女生,跟一群糙老爷们儿还是有些区别的,徐宏生怕其他队员无意间冒犯了佟莉而不自知,也怕佟莉有话不好对一群大男人开口,因此平时十分注意。二来,他是真心喜欢这个大方直爽又英武的北方姑娘,钦佩她以女子之身跻身一群男子汉中而毫无逊色。发现佟莉也喜欢格斗后,两人更是常在一起切磋训练,佟莉甚至开始称呼他为“师父”。


有了徒弟的徐宏很骄傲,隐约也体会到了杨锐当年看着他们几个成长的心态,自觉更应该加倍关怀队员们,不辜负他们对自己的信任和喜欢。


这边徐宏跟队员们相处融洽,杨锐却有些不开心了。


他发现原来只要徐宏愿意,他是不必每时每刻都黏在自己身边的。除了晚上需要回一个宿舍休息,其他时间徐宏都可以消失不见,而杨锐不允许自己像个丢了孩子的家长似的满船找人。


有几次他不经意地问起,说这几天都见不到你人影,躲哪儿偷懒去了。徐宏笑着说,佟莉才到舰上来,对环境不大熟悉,我带她四处转转。提到自己的徒弟又免不了骄傲地夸一顿,满面红光好不得意。


落在杨锐眼里就是另一种意思了。好家伙你现在天天跟你那女徒弟在一起,乐不思蜀了,队长也不要了。


杨锐突然有种危机感。虽说佟莉比队里的汉子们还汉子,但人家毕竟是个女孩儿啊,个子高挑,长相也不赖,稍一捯饬说不定就是个美女呢。何况这朝夕相处,训练的时候彼此又挨得那么近,这年纪轻轻热血方刚的……杨锐越想越坐不住,不行,自己辛辛苦苦看大的小白菜,要是真让别人拱了,那他不得活活怄死?


 


佟莉听到这里受不了地站了起来:“天哪,原来队长当时是这么看我的!原来在他眼里我才是拱他白菜的猪啊!”


其他人都哈哈大笑,石头急忙拍着她的手背让她冷静下来。


徐宏摆摆手说:“不是的,其实杨锐直到现在都认为你是猪,石头才是那颗被拱的白菜。”


众人笑得更大声了。


庄羽拍着胸口想还好我进队的时候队长副队已经在一起了,不然就副队和我谈心的频率,指不定我也成了队长眼里的猪了。


 


杨锐决定找徐宏谈谈,先试试口风,假如徐宏对佟莉没那个意思,再旁敲侧击一下徐宏对自己的感觉。假如徐宏对佟莉真有那个意思……


杨锐决不允许徐宏对佟莉有那个意思。


白天事儿多,谈话仍旧安排在晚上,两人的宿舍里。杨锐事先没透露谈话主题,徐宏便以为这是一次普通的工作谈话,连小本本都准备好了,结果回到宿舍发现面对他的又是两个搪瓷缸子,瞅了一眼,幸好还没倒水。


队长你不会又去偷高舰长茶叶了吧。徐宏闪着他的大眼睛问。


杨锐咳了一声,说,坐吧,咱俩谈谈。


徐宏就掏出小本本准备记录。


杨锐摆摆手说,收了收了,要这玩意儿干啥。不用整那么严肃,就咱俩谈谈心什么的。


杨锐看着徐宏那双温柔的眼睛又开始心虚。咳,那什么,我看你最近挺忙的?


徐宏说是啊,想带佟莉尽快和其他队员熟悉起来。


杨锐又瞅他一眼,斟酌着词句慢吞吞说,你和佟莉……你俩……


徐宏平时挺通透的一个人,到了这时候突然迟钝起来,听杨锐支吾了半天愣没明白他的意思,还特别无辜地问,我俩咋了?


杨锐说,你俩关系挺好的?


徐宏笑起来,她不是我徒弟吗?笑完又觉得不对劲,队长,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杨锐吭吭哧哧地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提醒你……佟莉吧,怎么着也是个女生,你跟人关系再好,还是得注意一下那个、那个距离,对吧。每天这舰上人来人往,这么多双眼睛看着……


杨锐再也说不下去了,他看到血色迅速从徐宏脸上褪去,怒意和失望在那双大眼睛里燃烧起来。


队长,徐宏的声音带着压抑过后的颤抖,这就是你要跟我说的话,你担心我把持不住,在个人作风问题上犯错误?


杨锐开始慌了,恨不得穿越回几分钟前对着说出那番话的自己狠揍几拳。不是,徐宏,我那个……


杨锐,徐宏站了起来,深深吸了一口气,咱俩认识快四年了,四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同吃同住,一同训练,一同经历生死,我以为这世上除了父母之外最了解我的人应该是你。


杨锐意识到这是他俩认识以来徐宏第一次喊他的名字,他看着对方发红的眼角,一时心如刀割。徐宏……


我徐宏是什么样的人,舰长政委可以不清楚,队员们可以不清楚,全船所有官兵都可以不清楚,但你杨锐不能,就你不能,你知道为什么吗?


杨锐在心痛之余又像被闪电劈中,徐宏的话里有什么东西正呼之欲出,一点隐秘的期待又在杨锐胸膛里燃烧起来。


为什么?杨锐听见自己虚弱地声音问道。


徐宏怔了一下,随后摇摇头,没什么,那不重要。他一向挺直的脊背突然有些佝偻,像是被什么东西抽去了力气。他说,对不起队长,我今晚情绪有点失控。我去给你打点热水泡茶吧。


杨锐下意识地伸手攥住了徐宏的手腕。我不想泡茶,他仰着头,专注地盯着徐宏脸上每一丝表情的变化,我想泡你。


 


“卧槽!”这回忍不住喊出声的却是李懂,然而没有人瞪他,因为剩下几只也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妹想到啊妹想到,原来队长还能……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陆琛的眼睛睁得快赶上徐宏了。


罗星一个劲地摇头:“完了完了,顾顺骚话大王的地位保不住了。”


庄羽在一旁啧啧不停:“要不怎么说姜还是老的辣呢。”佟莉和石头小鸡啄米似的狂点头。


 


杨锐说,我不想泡茶,我想泡你。


完全是下意识的,没有经过脑子的一句话,说完他都想再抽自己一个嘴巴子。然而他看到他那面对滴滴作响的炸弹都不动声色的副队突然抖了一下,难以置信地回过头来,发狠似的瞪着他。你再说一遍?


完犊子了,杨锐心想 ,这下彻底把人惹生气了,搞不好还要揍我。


杨锐,杨锐!徐宏反手握住杨锐的手,他使了那么大劲,捏得杨锐都感觉到疼了。你再说一遍,你再说一遍!他颤抖着声音重复这一句。


杨锐拉着徐宏的手让他重新在自己对面坐好,然后注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认真地说,徐宏,我喜欢你。


我想泡你什么的,听起来多像个小流氓啊,人民的好战士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呢?杨锐在内心深刻反省,然后又重复了一次。


我喜欢你。这次是带着微笑的。


徐宏攥着杨锐的手低下了头,肩膀颤抖得厉害。杨锐看不见他的表情,差点以为他要哭了,堂堂蛟龙小队长立刻被吓得手足无措。


徐宏?徐宏你咋啦?你说句话,你就算不愿意也别哭啊。哎呀祖宗,我真是怕了你了。


过了一会儿,徐宏才平复好情绪,慢慢抬起头来,眼角是干的,眼圈却是红的。


我也是。徐宏回答说,也回给他一个微笑。


 


病房里又是一阵鬼哭狼嚎般的动静。


“天哪!”佟莉捂着心口说,“我感觉我被塞了一整吨糖,太甜了太甜了。甜得我沉寂多年的少女心都要复苏了!”她激动地抓着石头的胳膊使劲晃。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被甜到了,居然没有人吐槽佟莉还有所谓的“少女心”这种东西。


罗星说:“我感觉我又被塞了一整吨狗粮!”


顾顺半边身子倚在观察员身上说:“那以后这种八卦活动你就别参加了呗,多伤害你单身狗的感情啊。”


罗星说:“不行不行,虽然我是单身狗,那也是蛟一的单身狗,队里的活动不能落下!要是你们回国了,再举办这样的活动得给我录下来。李懂,这个任务交给你!你哥我在吉布提能不能及时收到咱队里的八卦就靠你了!”


李懂挺直腰板说:“没问题,星哥,保证完成任务!”


好奇宝宝庄羽扯着徐宏衣角问:“继续继续啊,表白完了呢,有没有亲唔唔唔……”后面的话都被陆琛一把捂了回去。


陆琛说:“副队,小孩子说话口没遮拦的,你别放心上。其实我们对那天晚上后来发生了什么一点兴趣都没有,真的。”


徐宏手里正捏着一张药品说明书折扇子呢,因为左手使不上力折得歪歪扭扭的。他捏着那把丑兮兮的小扇子在陆琛庄羽脑门上聊胜于无地敲了一下:“想什么呢,还能发生什么,当然是各回各床老实睡觉。第二天还有训练任务呢,哪儿那么多精力想那些有的没的。”


顾顺嘟囔说:“谈恋爱不就为了这些‘有的没的’么,不搞这个还有什么意思?”


李懂就拿眼斜他:“哦,你跟我谈恋爱就是为了和我搞这些‘有的没的’呗?”


顾顺还来不及否认,罗星已经抄起橘子砸了过来:“顾顺你大爷的!老子还没死呢!”


“我靠你个烂人!我跟李懂谈恋爱干什么还要你管!”


“你俩大老爷们儿能不能不这么幼稚,动不动就掐起来,跟俩乌眼鸡似的。”


“就是,咱蛟龙的狙击手怎么一个两个都这德行,说出去我都嫌丢人!”


“哎哎哎,适可而止,都适可而止啊……”


眼看又要乱成一锅粥,护士长推着小车气势汹汹地就进来了。


“嚷什么嚷什么,楼底下都听见你们叫唤了!一个个都杵在徐副队跟前干什么,听鸡妈妈讲故事吗?都回自己床位,准备换药!”


一屋子蛟龙都憋着笑,不敢吱声了。


 


黄昏时分杨锐又推着徐宏去小院子里透气。


“今天护士长又找我投诉了,说你们在屋里大声喧哗差点把医院楼顶给掀了。”杨锐叉着腰,半是好笑半是生气地说,“你说这都一群什么玩意儿,皮猴儿转世么,回回我来人家护士长都找我投诉,搞得我都快没脸见人了。”


徐宏说:“难得他们高兴嘛,一时没注意。护士长就那性格,凶巴巴的,其实对这些战士们都可好了。”


杨锐瞪他:“你就惯他们吧,惯他们这些臭毛病,看你以后怎么收拾。”


徐宏倚着轮椅靠背慢悠悠地说:“不都说队长如父,副队如母么,孩子他妈惯孩子,很正常。”


杨锐气得笑了:“有皮成你这样的妈么,以为我不知道你才是闹最凶的那个?孩子他哥还差不多。”


徐宏睨他一眼:“哦,孩子他爹和孩子他哥在一起了,这关系是不是不大健康啊?”


杨锐气得嘶嘶吸气:“不是你这……亏我当年还以为自己拱了一颗水灵灵的小白菜,搞半天原来是棵香菜,这味儿还呛得慌。”


徐宏说:“现在才发现拱错了,反悔了?那再把我移回菜地呗。”


“美得你!”杨锐翻了个白眼,“告诉你,我最喜欢吃的就是香菜!想回菜地,门都没有!”


徐宏笑着去牵他的手,杨锐假装挣了挣,没挣开,又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什么毛病,越老还越傲娇了?”徐宏嘀咕着,把那只手使劲拽到自己怀里,紧紧攥着。


 


 完。



评论
热度 ( 1153 )

© 三途河邊_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