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途河邊_湯

歐美狗、科幻迷、2.5次元兄妹二人组共用帐号(◎`・ω・´)人(´・ω・`*)

【红海行动】蛟龙配音工作室 14-17

江畔南风起_:

-瞎几把放飞自我的脑洞产物
-商配AU,用真名系列,OOC在线,私设如喜马拉雅山
-演员梗真的很多
-狙击组,正副队,吃糖组,后勤组


-肝力十足的一天...爆字数7000+,您的好友【我jio得布星】已上线,顺星相声组,顺顺坦白,后勤组发糖,解释了素戒梗之后,我们大后勤应该就没有其他梗了吧...


-医院部分我瞎编的,大概都来源于电视剧...别太较真吧,有BUG就算了吧,指出来我当看不见,不,我要是知道的话我就不会有BUG了...。琛哥的出柜我不知道行不行..不行的话就当为爱奋不顾身吧,告辞。


目录




14.


    顾顺这边刚把俩字儿给发了过去,还没过一秒铃声就响起了来。




    我的天吓死哥了。顾顺看着突然显示出来的来电提示,罗星粉丝制作的“我jio得布星”表情包在屏幕上跳动。




    一点亏都不能吃的罗某人打电话来了,顾顺翻了个白眼后站起身来,看着在刷微博的李懂说:“我出去接个电话。”




    李懂抬头看了看他,点了点头并把工作室的门口钥匙递给顾顺。




    顾顺接了钥匙后便出了门在楼道里接起了电话。




    “干什么啊罗星。”顾顺接了电话之后就直接开了口,随后又保持着听筒状态把手机挪远了一些。




    “顾顺!你这才上班第一天就动手动脚!你这以后还想怎么样!是不是就要把衣服脱光了啊?啊?”罗星特有的大嗓门透过隔了有点远的听筒都听得一清二楚。




    “行了罗星,你都声带受损了还这么大声呢,嗓子要不要了啊。”顾顺挑了挑眉,把手机挪回了自己的耳朵旁边,随后又装作惊喜的样子开口,“哦哟,你都知道我以后想和李懂脱光衣服了?回家一趟聪明起来了嘛罗星,看不出来。士别三日,应当刮目相看。”




    “你少跟我扯淡好吧。我觉得你就是个傻逼。不是你这人真是奇怪,小懂才跟你认识多久啊,你咋就什么都不顾及了啊,你他妈在大学的时候有女生离你三米远你就跟吃了苍蝇一样,怎么的,这病不适合男的?”罗星在那头翻了个白眼,清了清嗓子后放低了声音。




    “你才有病呢。这些女的一个个都花蝴蝶一样全身都是香水,你鼻子是废了吗这都闻不出来?不是,你怎么不提咱俩半夜一个被窝聊天的时候距离还没有半米的事儿啊,咋就专挑李懂一人了?”顾顺用手怼着墙壁,继续翻白眼。




    “那能一样吗!顾顺咱俩一个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一点边都沾不上,大学咱俩又是室友的,一个被窝怎么了!咱俩这是铁铮铮的友情啊!你和李懂才认识多久啊,一天!这才见了一次,这一天你就能上手抱了你还想怎么的!”罗星可能是被顾顺杠到了,声音又起来了。




    “得得,你说轻点儿。不是啊罗星,我觉得你这人有点双标啊,咱俩是室友,我和李懂也是啊,你和李懂是同事,我俩也是啊!咱们没差啊!我怎么就不能上手抱了。还有啊,谁说我这是第一次见他啊。诶不是我说啊,你这教学方法不行啊,你老给他时间让他成长,你老是让自己不要太过压制,反而他现在更承受不住压力。”顾顺单手剥了一颗口香糖塞进嘴里,继续着,“刚才我俩练习徐宏找的剧本,我酝酿着入戏了啊,我台词说完我都觉得这小孩儿周身没啥气场啊,跟当初没多少水平的你一模一样,我靠不愧是你教出来的。然后我就让他顺顺自己的呼吸,我用手感受他的频率这怎么了!我有错吗!”




    “顾顺你这啥意思啊,能不能别整的好像你当初没多少水平的时候气场就很强大好吗,咱俩都被配音老师给吓趴你也别弄得好像就我一人。不是啊我什么都教啊,我能教给他的我都教了,我说他的时间很多他可以慢慢来,我也没想多给他压力,让他跟着我慢慢来。那世道无偿我声带受损也不是我自己想要的啊,得得你没错你没错。”罗星哄小孩儿似的语气,随后顾顺听见听筒那边没有声响,只有罗星轻轻的呼吸声,他有点疑惑时,罗星开口了,“什么时候动的心?”




    顾顺乍一听这话有点儿没反应过来,旋即他又摇着头轻轻地笑了,好友不愧是好友,他清了清嗓子,开口道:“还记得那一次你请我吃饭吗?那天我还戴了口罩来着因为有点咳嗽。我那天其实早就到了,你和李懂坐在窗边聊天呢我就没进去,毕竟你跟我说就咱俩吃,我想你应该是有事儿和李懂聊。还好太阳不是特别大,我就在外头看着,我看着你说了些什么然后李懂有些开心,笑到兔牙都露了出来,从我那个角度看,就是阳光透过玻璃照在他的侧脸,再有旁边黑不拉几的你在旁边衬托,真的非常有气质。之后我看见他起身了,然后我也进了店里,哦哟巧了他还撞到了我,我假装被撞到了喊了一声,他就转过身来很慌张的跟我道歉。我当时心里想着啊,一个男孩子能把可爱和有气质糅杂的很完美的也大概只有他了。”




    “去你妈的,你才黑不拉几,你全家都黑不拉几。”罗星笑着骂他,“得,顾顺,小懂是我弟,你要是乱来,我就敢冒着失声的风险在你耳边唱大悲咒,我支持每个人寻找自己的爱,但不支持你这种口花花好吧。”




    “别啊罗星,就冲着你的大悲咒我也会努力的。”顾顺转了个身看见庄羽冲他挥了挥手,他也回应了他,之后便看见庄羽三步并作两步跑下楼去,他看了看天花板,正经无比,“我认真的,希望你别太紧张好吧。”




    “犟不过你,你自己好自为之。别让我有在你耳边唱大悲咒的机会。”罗星一本正经,随即就听见了电话那头传来阵阵忙音。




    顾顺,你又他妈不说一声就挂电话。罗星今天也是气到想摔手机。




    顾顺挂了电话后锁上屏,抬头就看见了一男一女站在他面前。




    “你好,你就是顾顺吗?我是罗伯特报社的记者夏楠,这是我的助手阿布。我们有跟杨室长预约。”女人开口。




    “你好,那请进。”顾顺握了手之后开了门让两人进去,随即大吼:“锐哥!有人找!”


 


15.


    “我说呢,怎么打完电话有点喘不过气来,往窗外一看,嚯,闷声不响地下起雨了。有点闷,三月的雨,不讲道理。”顾顺走回沙发旁,看着正在剥桔子的李懂,低声说着。




    一旁刚摘下耳机的陆琛正伸着懒腰,听见顾顺的话整个人一僵,也不顾自己胳膊还有些僵硬,抽开椅子飞快跑到顾顺旁边,一脸严肃:“你说什么,下雨了?”




    顾顺被陆琛的表情弄懵了,轻轻点头有些不自然地回答:“是,是啊,下雨了,怎么了吗。”




    陆琛没回答,只是一味的环顾四周,脸上的焦急清晰可见。




    “你找庄羽吗?他刚刚出门了,可能是要买什么东西吧。”顾顺看着陆琛雷达似的目光,摸了摸鼻子小声说。




    “啪!”陆琛一抬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咋了?”顾顺挪了挪位置,悄悄地问李懂。




    李懂慢悠悠的抬头,刚想回答就听见陆琛的高呼。




    “小羽!”




    陆琛看见庄羽开了门,用左手提着塑料袋,连忙冲上去把人拉到沙发上,夺过塑料袋扔到茶几上,牵起庄羽的右手,帮人褪下中指上的戒指放到茶几上,然后开始轻轻地帮人按摩着中指,一边按着一边低声说道:“要下雨了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冒冒失失出去也不怕疼坏自己?我知道你不想让我觉得你那么柔弱,但是庄小羽,你不怕疼,我怕,我怕你疼到龇牙咧嘴把嘴唇要出血来都不跟我说。我什么都不怕啊,我独独怕你疼,你手上在疼,我心里也在疼啊。”




    顾顺听着陆琛和庄羽的悄悄话,瞥到了茶几上的素戒,银白色的素戒在灯光下微微泛光,素戒内圈刻着微微凸起的“LC”字母。我的天,我的名字烙印在你的伤痕上,琛哥,好寓意啊。不过这个形状有点儿眼熟啊,是不是叫莫比乌斯环来着?顾顺想着,看见了庄羽中指指根处狰狞的疤痕,默默移开了眼光。




    多甜的一个孩子啊,老天怎么这么不长眼啊。




    “顾顺,准备一下,等会儿去待客室接受采访。你刚来,所以有采访上门我也没拒绝,这家报社和我们经常合作,你也不用太担心。也不要顾虑其他的,想说什么想讲什么自己觉得行就行,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们以后相处中都会明白的。”杨锐走了过来,看了眼帮庄羽揉手的陆琛,然后拍了拍顾顺的肩膀。




    顾顺点头应了,等杨锐走远了连忙挪到陆琛旁边,睁大眼睛一脸真诚:“琛哥,我知道这很不礼貌,但是身为同事我还是很想了解一下关于你们这段的传奇爱情故事,以此来更加了解。请等我接受完采访可以吗。”




    陆琛和徐宏杨锐面对面坐着,三个人一边聊一边埋着头吃着外卖。




    陆琛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连带着小桌板都抖了一下,杨锐和徐宏看了他一眼,陆琛“呲溜”得吸完一根面条,拿了纸擦了擦手后看了手机。




    小羽毛:报告陆大夫,我上车了!估计不久能到北京!




    Lczzzzy:收到!请庄羽同志注意安全!




    小羽毛:是!




    杨锐挑了挑眉,随后屈起食指敲了敲小桌板空余的地方,一脸严肃:“请陆琛同志端正自己的态度,吃饭的时候不要虐狗。”




    你要虐狗你也可以啊,徐宏翘首以盼呢你可长点儿心吧。陆琛翻了个白眼,送个了允悲的眼神给徐宏。




    徐宏接收到了莫名其妙的眼神,转而又低下头去吃麻辣烫。对不起,我觉得很快乐。徐宏吃了根火腿肠后,面无表情地想着。




    国庆假期,工作室除了杨锐这个本地人之外,也就只剩下了徐宏这个因为不可说的原因和陆琛这个因为和家里还在冷战而留下的两个人。庄羽回了石家庄,石头回了山东,佟莉和朋友去了上海玩,罗星被家里的电话催回家,李懂则是跑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跳伞玩了。所以,可怜的三个人几乎每天都是用外卖度过,偶尔肯下楼去饭店里吃。




    陆琛接到电话的时候他还在看视频,他漫不经心地暂停了视频,抬起手机看了来电显示。他眯了眯双眼,这号码,挺眼熟啊。




  “喂你好,我是陆琛。”


  


    杨锐和徐宏本来低着头讨论着剧本,就听见陆琛那儿传来一声巨响,两人同时抬头,就看见陆琛哆哆嗦嗦地站起身来握着手机就跑了出去,还留下了句“室长副室我去一趟一院”。


 


    杨锐和徐宏互相看了眼对方,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喂你好,我是陆琛。”




    “陆琛先生,您的朋友庄羽发生了意外事故目前正在一院接受手术,我们联系了他的亲属,但由于距离问题...”




    陆琛的手死死地抓着方向盘,脑子里全是刚才电话内容,他紧紧地盯着前面的信号灯,在红灯变成绿灯的一瞬间,陆琛一脚油门踩了下去一打方向盘向右边转了去,一院的标志就在前方。




    陆琛停好了车后边跑边锁了车,匆匆跑进了急诊科,看见了个护士后就劈头盖脸地问道:“您好,我是一个叫庄羽的患者的家属,请问他现在在哪里?”




    护士小姐翻了翻自己手里的本子,然后回头用手示意了身后的手术室,道:“在那里,目前还在手术中。”




  “好的,谢谢您。”陆琛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匆匆点了头之后便跑了过去。




  陆琛看着亮着的“手术中”标志,腿有点发软,调整呼吸时就看见护士拿着通知书走了出来。




  “你好陆先生,请您在通知书上签个字。”护士把笔递了给他,陆琛舔了舔略有干裂的嘴唇,控制住抖动的右手,一笔一划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护士看见了他的签名后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收回了笔之后就进了手术室。




   手术灯灭了的时候,陆琛终于放下了揪着头发的手,他赶紧站了起来跑过去看了看被推走了的庄羽后,开口询问了主治医生,后头接到陆琛电话的杨锐和徐宏也跟在了后头。




   “患者乘坐的汽车因司【防和谐】机疲劳驾驶而造成了车祸事件,保护措施做的妥当只有轻微的脑震荡,但患者的右手无名指因一块碎玻璃造成软组织开放性挫伤,创面较大。还有其他原因导致指骨骨折。伤口已缝合,身体其余部位的碎玻璃也已取出,目前麻药没过人还没清醒,过会儿就能恢复。”医生依旧戴着口罩,语气淡淡的,她低头看了眼通知书,旋即继续,“如果你只是朋友或者同事的话,最好找到患者的亲属或者较为亲密的人,因为患者以后的无名指可能反应不会很灵敏,等完全恢复后还会在下雨天伴有疼痛状态。相关费用也要等相关家属来缴纳。”




   “不过,您应该不是普通朋友吧。”陆琛正消化着手术结果,却被医生弄得猝不及防。这不对啊,医生不应该这么八卦啊,不过这医生声儿有点耳熟。




   陆琛内心思绪万千,但还是诚恳地开口:“是。他是我的恋人。”




   医生终于抬起了头,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面前的陆琛,陆琛整个人一僵,往后退了一步。




   “陆琛,我们谈谈。”医生摘下了口罩,眯了眯眼睛。


 


16.


   杨锐和徐宏正奇怪着,在医生和陆琛之间来来回回地看着,就听见了陆琛颤抖的声音。




   “妈……?”




   杨锐被惊着了,然后被旁边的徐宏拍了拍,两个人就悄悄离开去看庄羽,给母子俩足够的空间。




   “您怎么来北京了。”陆琛看见自己母亲一贯平静的神情,平复了下过快的心跳,小心的开口询问。




   “院长把我调到总院来了。”陆夫人一把合上文件,抬眼看了自己儿子,颇有些不自然,“琛儿,你从小都被我们安排着,你二十岁的时候起了反抗心理妈不是不知道,当初你和家里吵,妈也不想让你和你爸闹得太僵,一直在里面劝着。你有自己的想法妈很欣慰,妈也支持。妈也不希望看见你一辈子活在你爸的树荫下,你总是要长大。但是这个长大,是不是太过了。”




   “妈,离家这几年我坚持给您发送节日短信也是因为您对我的疼爱,我想实现自己的野心壮志,离开爷爷奶奶的庇护,离开我爸的控制,我知道您打小心疼我,我知道出了这事儿您也很难接受,我当初有点儿意思的时候我在想,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回家带给老陆看老陆指不定拿着笤帚把我扫地出门,可我还是坚持了。”陆琛看着自己母亲颇有些疲惫的面容,无声的叹了口气后咬了咬牙,“我知道处在您的立场,您会有些尴尬。但是我还是想说,我只有一个立场,那个立场就是他,人家小男孩儿才大学毕业三个月,既然我祸害了人家,我得对人家负责,希望您能理解。您要是不能理解,我依旧会孝顺和尊敬您,但未来的事情,我会拒绝一切安排。”




   陆夫人静静地看着陆琛,她知道自己的儿子打小就是个不安分的主,可对他爸爸安排的事情却一一承受了,刚开始还以为自己不够了解自己儿子,到最后才发现,哪里是不了解,简直是太了解他了。陆夫人抬手摸了摸自家儿子的脸颊,从上了大学之后几乎就没有和儿子有过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了,她沉默了良久,开口道:“做母亲的总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开心就好,我不赞同你,但是妈妈还是会支持你。家里那边我会打预防针劝着的,你先照顾好人家吧。我还有事儿先走了,你去看看那个人吧。”




   陆琛问了杨锐庄羽的病房后就匆匆赶了过去,在病房前调整了下呼吸后,敲了敲虚掩着的门。




   里面传来一阵压低声音的小吵,陆琛疑惑着想推开门时,里头传来一个沙哑而低沉的嗓音:“来者何人。”




   陆琛心里心疼小孩儿原本清亮的嗓音如今哑成这样,但听见这声音之后便笑了出来,至少这小孩儿还是在努力着不让自己担心啊,于是陆大夫清了清嗓子朗声道:“您的心上人!”




   推门进去,就看见了环臂瞪着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徐宏,陆琛心里一尴尬,哎呀我靠,忘记这俩都在了。




   还好徐宏在看见陆琛进来时就打了个招呼匆匆拉着杨锐走了,不然陆琛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陆琛走到病床前,看了看庄羽被包扎的整齐的手,不禁感叹一句老妈的水平还是一如既往的高。他顺着视线看向庄羽的眼睛,看见了他脸上一些细小的伤口,他有些难受,凑过去在人的额前落下一吻,消毒水的气温在他鼻头萦绕,他压着嗓子低声道:“庄小羽,你一天都不让我省心。早知道,早知道我就跟你一起回去了。你真的是想让我担心死。我接到电话的时候,我在想,如果我是百毒不侵的医者,那你就是那个第一百零一种毒药。可惜我不是医者,你也不是毒药,你仍在我身旁。”




   庄羽当然知道陆琛有多担心他,他现在头刚好在人心脏处,陆大夫这心跳声都在打鼓了,他退开了些,抬了抬自己的右手保持着微笑,“小羽毛的右手有点疼,要陆大夫笑着呼呼才能好。”




   陆琛听着这句改了词的熟悉的话语,无奈的摇摇头,还是努力扯出了个笑容,轻轻捧起他的右手吹起气来。


 


17.


   庄羽一天天在恢复,恢复的速度也很快,从四面八方赶回来的同事们也都来看过他,石头送了他一个护腕,佟莉给他带了一些精致的小礼物,李懂则是时不时给他煲碗汤,罗星觉得自己不能落后,于是他跟陆琛提议说给庄羽唱唱歌来解闷,结果就被陆琛微笑着送出了门。




   在这漫长的恢复期间,庄羽见到最多的人,除了陆琛,就是给他做手术的主治医生。他觉得这个医生是个很温柔的人,眉眼之间还透露了一丝熟悉感。




   “小伙子恢复得不错,就是留了疤丑了些,不过脸还是恢复得很好的。我儿子在高中的时候手臂被玻璃划伤了留了一道疤,他就跟我说每个男生身上都是要留疤的,不然不像个真正的男人。”陆夫人给庄羽拆了线之后满意的点点头,继而笑着说,“记得以后每天让无名指做适当的活动,加快好的速度。小小年纪还是很勇敢的,和我儿子高中的时候一样,那小子明明初中的时候膝盖摔破了都还哭着鼻子到我这儿来包扎。”




   陆琛坐在旁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插话,只能干笑着。




   “您的儿子一定是个非常优秀的人,至少他有您这样优秀的母亲。”庄羽看着自己颇有些狰狞的疤痕,不是很在意的笑笑,“阿姨您一定非常爱您的儿子,就跟我母亲一样。非常感谢您这一个月来的照顾,我能恢复的这么快还是多亏了您。”




   “你这孩子,客气什么,都是一家人。”陆夫人被庄羽的笑容甜到了,到嘴边的话顺口就说了出来,看着人疑惑的表情连忙补充,“医患之间更似亲人,在我心里你已经和我儿子差不多了。不过你能回复的这么快,不只是我的功劳,还多亏了你恋人的照顾。”




   庄羽闻言一惊,随后脸就红了,正想着医生怎么看出来时,就听见陆琛在旁边硬邦邦地开口:“程医生,您家里的煤气泄漏了,您还是快点赶回去吧。”




   “好的好的,谢谢小伙子你的提醒,那我先走了,过会儿再来看他。”陆夫人瞥了眼自家儿子,一本正经地回答。




   赶快走吧!陆琛在心里呐喊。




   陆夫人走出病房后,又转身探头看向陆琛,“儿子啊,你小男朋友手差不多好了,要送啥赶紧送啊,我等会儿来检查。”




   ……陆琛无言。




   倒是病床上的庄羽一脸懵,眨着眼睛看看门外,又看看陆琛。




   “琛哥啊,程医生是你的母亲?”庄羽愣了几秒后,默默问着。




   陆琛艰难地点点头,开口道:“我妈,一年前从青岛分院调到北京总院,期间她也没跟我讲过所以我不知道,我是她做完你的手术之后才知道的,她给我套了话,就知道我们俩在处对象了。”




   信息量有点大,我有点接受无能。庄羽心里想着。




   随后,他看见陆琛拿出一枚环形素戒,素戒内部还有略微凸出的“LC”字母,他惊讶的抬头看着陆琛,莫比乌斯环,他知道这个。




   陆琛捏着素戒的底部递了过去,眼中尽是认真,“小小爱意,不成敬意。希望把我的名字印在你的伤痕上,希望当你看到这些伤痕时,想到的不是那生死不明的一瞬,而是我对你的满腔思念。”




   庄羽一言不发的把自己的无名指套了进去,可能是因为他的伤疤,所以戒指并不是卡的很准,毕竟还在恢复期。




   庄羽挪了挪位置,伸手环住了陆琛,老成似的拍了拍自己恋人的背,小声嘀咕着:“琛哥,以后别在抱怨这个抱怨那个了,生活总是不尽人意的,不要总在我面前逞强啦,你也可以依靠依靠我的,所以说抱怨是没用的,还不如抱抱我来得实在。”




   陆琛听着小孩儿撒娇似的话语,笑着点点头,也伸手环住了人,凑近他的耳边小声道:“好的。”




   接受完采访的顾顺才发现已经有点晚了,听完这俩人的戒指来历之后不禁在心里感叹了起来,配得了音,爱得了人,出得了柜,安抚得了母亲,陆大夫,最接近人生赢家的一个男人。




   愿你是披荆斩棘的大英雄,也是被人疼爱的小朋友。




   “感谢杨室长您的配合,视频我们明天会在微博放送,杂志的话要等到下个月才能发行。打扰您了,我们先离开了。”夏楠和他的助手阿布收拾完摄影器具后便和杨锐打了个招呼离开了。




   而顾顺仍然看着窗外,仿佛在看两年前那个玻璃窗旁的男孩子。




   庄羽是陆琛的故事,而你是我的故事。

评论
热度 ( 230 )

© 三途河邊_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