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途河邊_湯

歐美狗、科幻迷、2.5次元兄妹二人组共用帐号(◎`・ω・´)人(´・ω・`*)

【BvS蝙超】特殊时期看护守则(非正统ABO)—07—

nichoLee:

前文→http://nicho-lee.lofter.com/post/1cb2fe71_af8f51e


—07—


克拉克敏锐地抓住了布鲁斯回答里的关键字——至少记者先生觉得这是重点,“讨好,”他随手搭上面前的椅背,看向对方的眼神里半是反问半是确认,“所以你在讨好我?”


 


“我以为自己表达得明显至极,”布鲁斯坦然地回望过去,平静得如同陈述个常识,“从之前收购篮球队到这次的旅行。”


 


唱片机里轻快的曲子调皮地转了个弧度,继而柔和又深情款款起来,仍旧足以盖住克拉克混杂着不太相信与被取悦后略嫌羞赧的一记轻哼,“就算你这么说,”他拉开椅子隔着圆形餐桌坐到布鲁斯对面,“用父母珍贵的纪念品来讨好我?”黑发青年眯起眼睛,嘴角勾起个少见的调笑,“这不是好孩子的行为,布鲁斯。”


 


“美好的回忆是需要来传承的,”那个男人抿了抿手里银色汤勺的边缘,像个央求着想要第二份甜品的小男孩,“比起堆在书房角落里落灰,我父母肯定更希望我把它送给对的人。”他不着痕迹地在“对的人”这个词上加重了些语气,相当巧妙,若是不了解的人的也许只会当作是说话的习惯而忽略过去,“另外,我可是个很乖的孩子,你难道还不知道么?”


 


带着某方面暗示性的话语让年轻人没稳住嘴边的调笑,他顺势故意哼笑了声,试图以此缓解空气中愈发浓郁的暧昧,“不,谢谢,”克拉克还是选择婉拒,他隐约感到若自己收下,就跟签下了什么不可反悔契约似得彻底被框死了,“考虑到我没有唱片机,给我不过换个地方堆灰而已。”


 


那个人毫不在意地耸耸肩,“这不是问题,我的书房里有一台,或者你喜欢新的?”


 


“不不不,你在装傻,”克拉克对眼前飘着芝士香气与热度的晚餐顿时没了兴趣,虽然饥饿切实地啃咬着每一根神经、每一寸皮肤,“你怎么可能分辨不出推脱的借口?”


 


他很清楚父辈的遗物对于后代意味着什么,即使超人是钢铁之躯,他也无法确定自己是否能够承担得下这份沉重的馈赠,毕竟克拉克·肯特不过是个心思细腻的普通人。


 


“那么我换个说法,”布鲁斯有成为个出色谈判专家的所有必须条件,他甚至改用了种极具煽动性的语调,克拉克想,若对方只是个普通人,没有经历任何不幸的话,这个男人也能成为另一段传奇,“请你替我保管它,到合适的时候我会要回去。”


 


不得不说布鲁斯这步看似笨拙的缓兵之计使得很漂亮,假设被第二次拒绝,他还会搬出更多理由,直到对方同意为止:克拉克自然也读懂了对方隐藏于嘴边戏谑的微笑,“保管是有期限的,希望你记得这点,”他暂时选择妥协,“不然我会在星球日报上刊登失物招领启事的,”年轻人褪去镜片遮掩的蓝眼睛里流动着些难得的挑衅味道,“韦恩先生。”


 


 


 


布鲁斯卷起袖口清洗餐具时,绵延不断的水声与乐曲夹杂下,克拉克陷进餐厅边起居室的柔软沙发里整理行李,或许是Alpha这一周都睡在这儿的缘故,他能隐约嗅到布鲁斯的气味,算不上鲜明却残留在每个角落,甚至沾染到了置于沙发上的衣服里。


 


克拉克想挥手掸走它,又莫名舍不得。


他垂下眼睛看着手里的衬衣有些不知所措,紧接着更为浓烈与直接的信息素由后如一对巨大的羽翼般笼住了他,在被气味彻底迷糊头脑前克拉克脑海里只来得及浮出个傻乎乎的念头:如果对方真有翅膀的话,它们肯定是漆黑色的,就跟他另一个身份的蝙蝠那样。


 


 


灰白色头发男人温热的吐息撒在克拉克左侧耳廓上,他俯下身用结实的手臂极具保护性地圈起年轻人的脖子,像要隔着沙发的后背将对方带进怀里,“在想什么,嗯?”


 


句末轻微的上扬勾起了平稳空气中几丝涟漪,在克拉克听来好似星星移动的声音,他在宇宙里听到过类似的,由引力彼此牵引的蔚蓝色行星与暗色深沉的恒星间胶着的动静,细微到无声,却逃不过超人的耳朵。


 


“没什么,”克拉克掩饰性地轻咳了下,立刻将手里的衬衣卷起塞进旅行袋里;对方的呼吸侵入了更为亲密的范围,就像一阵不容抗拒的引力寂静却猛烈地怂恿他去接近,“只是为了避免明天一大早误机的准备。”他听见布鲁斯不置可否的嘟囔声,微微笑了笑,“没有航空公司不想讨好你,”克拉克稍稍别过些脑袋,好让余光扫到对方,“也许你从来不知道怎么拼写‘误机’这个词?”


 


年轻人微卷的发尾顺势滑过布鲁斯的鼻尖与脸颊,勾得Alpha有些心猿意马,这并非本意,他可不想重蹈未心意相通前又发生什么过于深入“关系”的覆辙。


 


“我的词汇量可能多过身为文字工作者的你,”布鲁斯说话时,唇瓣有一下没一下蹭过克拉克的颈侧,让人觉得不过出于无意而不是蓄意而为,“要我拼给你听么?”


 


克拉克失笑道,“我以为我才是我们间没什么幽默感的人?”他抬手搭上对方轻置于自己胸前的手背,“你打扰到我理东西了,布鲁斯。”被指摘的男人听话地收回手臂,继而单手撑着沙发的椅背一跃而过轻巧地落到青年身边,“那么作为赔罪,需要我帮忙么?”


 


他早该想到布鲁斯所说的帮忙不会如字面上一般单纯。


克拉克感觉自己从未如此亲近过布鲁斯。


这人拥抱过他、抚过他的脸颊、亲吻过他,一切都不及此刻纵使毫无肢体接触,可连呼吸都能合上节拍的亲昵。


几天前淋浴间旁拥吻的画面如老式胶卷般一帧帧在眼前滑过,他搭上布鲁斯肩头侧过脑袋的动作仿佛个暗号,对方不负期望地回了个吻——兴奋与惊恐席卷了年轻些的男人,随后渐强的快感盖过了所有,他伸手环上Alpha坚实的后背加深了这个吻。


一吻终了,克拉克眨眨泛起雾气的眼睛。


布鲁斯无声说了什么,他模仿着对方的嘴型低声重复了几遍后先是有那么些不解,为什么这人莫名其妙说了“Colourful(*1)”这个单词?


 


然后超级听力帮了大忙,布鲁斯用气声说第二遍时克拉克才意识到他到底说的是什么。


不过他也用不着去在意这个:行动永远比言语来得响亮。


—尾声—


露易丝去华盛顿出差那天才知道自己就职的星球日报被韦恩集团收购了。


至此美国唯一一家全国性的报社完全受控于布鲁斯手里,想再看到些关于他的花边新闻,估计只能碰运气在哥谭日报上找找了。


 


这还不是最令人震惊的新闻。


克拉克从休假回来后没几天她就去了东海岸,这期间一纸调令把他调往了哥谭新设立的总部,佩利说起这事儿时的语气里夹杂着骄傲与一丝嫉妒;可对露易丝来说,这件事除了蹊跷与奇怪之外再无其他。


 


她比谁都清楚克拉克喜欢大都会这座城市,即使大都会离哥谭不过一座跨海大桥的距离,他也不会轻易离开这儿;而当女性Beta要求见上一面询问原因时对方支支吾吾的婉拒令她不由得往不太好的地方发散去了思维:也许克拉克是受到了什么威胁才被迫同意调去哥谭的。


 


事实上拒绝与露易丝见面的原因很简单,日渐明显的身形会出卖他承载着新生命的事实,那个金发姑娘一直以为克拉克是个普通的、无法孕育后代的男性Beta,不管出于何种考虑,让她保持这个认知是最好的。


 


而布鲁斯?


克拉克想到这儿不禁有些头疼,他往嘴里扔了块刚出炉的小甜饼,只希望那个固执的Alpha停止在自己耳边唠叨想要个女儿之类的傻话了。


 


正文END 


*1 )Colourful和 I love you的嘴型几乎完全一致


嗯,LA最后那晚老爷在沙发上睡了酥皮,不过拉灯了╮(╯▽╰)╭


之后会有几个番外来补全某些剧情以及这段肉【有点低烧实在飙不动车

评论
热度 ( 410 )
  1. 三途河邊_湯nichoLee 转载了此文字

© 三途河邊_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