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途河邊_湯

歐美狗、科幻迷、2.5次元兄妹二人组共用帐号(◎`・ω・´)人(´・ω・`*)

五次她在那条巷子里遇见他,还有一次她见到了他们

听七:

#世界观跟(本系列前文番外1)相同,不影响单独阅读。




#热烈庆祝正联电影新预告以及我超还是没有露头,反正我已经把阿福最后看见的那个人脑补成酥皮了,我不听我不听。


 


#BGM:Superman - Rachel Platten




——————————————————————————






她很久以后重新想这件事的时候发现,其实在她意识到之前,她就已经见过他很多次了。








把时间拨回到这件事最开始的时候,吉娜刚刚从打工的小餐馆出来,餐馆的老板是一对上了年纪的老夫妻,他们舍不得这年轻时就住进的房子,拒绝了子孙们让他们颐养天年的邀请,把一楼改装成了家庭餐馆,虽说不是络绎不绝,但饭点的人也不少,基本都是常客,正好是夫妻两人忙不过来需要一个人忙前忙后的程度。


本来吉娜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应聘的,她刚刚大学毕业,带着刚从小城市来到大都会的兴奋和忐忑到处找工作。她没有什么突出的技能,也没有很聪明的头脑,从小到大都是放进人群就找不到了的小透明,只有一股想努力让自己能够在城市里生活下去的劲头。大概是看她年轻还诚恳,夫妇二人只是询问了一些上班时间之类的基本问题就决定雇佣她,这让本来以为需要花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找到工作的吉娜觉得自己幸运极了,每天都精力满满地忙前忙后。常来的客人也很喜欢这个看着有些柔弱但干起活来一点都不输别人的女孩,小费虽然不多,加上工资和她偶尔去兼职家教赚的钱也足够负担她租一间小小的公寓。


老奶奶很心疼这个这么年轻就自己出来打拼的小女孩,总是拉着她关心各种生活上的事情,还细心的记住了她比较喜欢的几个菜,晚上下班之后总让她带着满满一盒饭菜回去吃。她起初有些不好意思不敢收,被老爷爷拉到一边偷偷叮嘱要是她不收下,以老奶奶的性格一定会以为是她不喜欢吃这些,下次就会做更多塞给她。她在老爷爷拼命挤眼睛的示意下还是收下了那个沉甸甸的饭盒。


她的父母本来很担心她,说一个姑娘家一个人在大都会人生地不熟出点什么事怎么办,她爸爸总是问她有没有人欺负她好像下一秒就要坐火车过来替她打架,她妈妈一直问她吃的怎么样住的怎么样。她最开始只是说自己一切都好让他们放心,过了一段时间她就给他们讲她平时遇到的事,她给他们看她每天拿回来的被塞得满满的饭盒,里面不只有剩下的菜,还有老奶奶特意给她做的她最爱吃的苹果派;她跟他们说她想去办证件找不到路,那个打扮得很潮戴着耳机踩着滑板的少年一路带着她到了警局,还帮她跑上跑下去复印;她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很好,身边的人都对我很好,我现在连走夜路都不怕,你们放心,就算出了什么事我们还有超人呀。


她其实也没有见过超人,她是指近距离面对面的那种,报纸和电视上每天都能见到,偶尔走在路上会有旁边的人兴奋地喊一声超人,可是她运气不好,每次抬头的时候超人已经飞过了她头顶的那片天空。可是她知道有超人无时无刻不在守护这座城市,这就够了,她这么安慰她的妈妈,这说明你女儿很安全啊,没有发生什么需要超人来帮忙的事情。




饭盒有些大,塞不进她的包,吉娜只能抱着用棉布包起来的饭盒,包装布是跟店里的桌布一样的浅黄色碎花,她很喜欢这个图案,暖洋洋的让她想到了自家门前的那片麦地。


她租的小公寓有些偏僻,附近没有地铁,可是租金低,她也就习惯了每天走半个小时路回家,她有考虑下一步攒点钱买一辆自行车,不过月末还要交水电费,要等那之后才知道剩下的钱够不够。公寓楼在这一片住宅区中间的位置,走正门的话要绕一圈才能回去,不过她有一次偶然发现了两栋楼中间的一条小巷,能直接穿过去省的绕路。小巷里堆满了纸箱子和成摞的报纸,没有完全堵死,但不专心肯定会被绊倒。


吉娜本是想像以往一样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可是她今天发现有一个很高很健壮的男人先她一步走进了这条她以为没有人会注意的小巷子。她之前从来没见过这个男人,可是他完全没有停顿过的步伐说明他对这条巷子早就很熟悉。


大概也是住在这附近的邻居,上下班的时间不一样,吉娜有些高兴地跟在后面加快了一点速度,没准还可以打个招呼。


然而等到她走到巷子口的时候,里面已经是一片寂静,没有纸箱被碰到的声音,也没有踩着报纸翻过障碍的声音,要么就是这个人能够熟练地避开所有障碍物脚不沾地的穿梭其中,要么就是他已经走到了巷子的另一边。


吉娜有些遗憾,感觉错过了一个可以和陌生人说说话的机会,又有些好奇他是怎么能够那么快就过去了的。


既然是住在这附近的,那以后也还有机会见到,于是她扫光那些情绪,专注于早点回到家,她有点饿了。






就在吉娜很长时间都没有见到第二个人走进那条小巷,几乎以为上一次是自己的错觉的时候,她第二次见到了那个男人,不过当时的场面,平心而论,确实有一些尴尬。


她本来没觉得这巷子里有人,就在她小心翼翼想跨过那个倒扣在地上的纸箱却仍然被绊了一个趔趄的时候,她听到她面前不远的距离有一阵骚动。她一直习惯了巷子里的寂静,突然出现的另一个人的声音把她吓了一大跳,心错了一拍,下意识的啊了一声。


她没想到另一个人也以为这巷子里就只有自己一个人,等两个人都冷静下来的时候就看见双方都是一脸被吓得不轻的样子直勾勾的盯着对面。


她大概能认出来这个人就是上一次她见到的,虽然她上一次只见到了一个背影,但是这种身材的人本身就很少见。他大概是刚下班回来,穿着明显不是平时穿的衣服,被她吓得整个人都贴在墙壁上。


吉娜用力地抿住嘴唇,她没想到会见到这样一幅场景,最后她实在忍不住了,沉默被一连串的笑声打破。吉娜知道这很不友善,就算只有月光洒进来她都能看出来对面的人被自己笑得脸越来越红恨不得能打个地洞钻进去,但是她真的是,“哈哈哈哈……抱歉,不好意思,我不该笑的……噗……”


男人抱紧了那团红布,她知道那本来应该是披风,或者是用来充当披风,“嗯……没关系……”


吉娜觉得换谁都会觉得这场面十分喜剧效果的,看在大都会的份上,她把“超人”吓到了。“您是刚兼职结束吗,Mr. Superman?”


“嗯……对……兼职……”“超人先生”特别不自在地拽了拽那身蓝制服的领子。


吉娜又笑了一声,不过这次她很善意的忍住了,她才没有觉得把一个比她高两头的大男人欺负地说不出来话很有意思,哦不对,她本来就没有欺负他,谁会难为这么一个可爱的大男孩,随便什么神啊,他的耳朵是不是都要红得跟那个披风一样了。


她点了点头算是表达一下自己让他如此不自在的歉意,这个巷子本来应该是不太够两个人并排走的,但是鉴于超人先生在极力缩小自己的体积——如果可能他大概都要飞出大气层了,吉娜想——她也就很顺利地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希望她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心理阴影,毕竟直到她走出巷子她都没有听到身后有什么动静,她还是很希望能在哪个商场或是街上看见这个帅气又有点可爱的“超人先生”的。






也许是她的错觉,那次极其尴尬的初遇之后,她在巷子里见到他的几率好像变高了。说变高了其实也没高到哪儿去,只是一个月里能有那么一两次她能或近或远的看到他或是走进或是走出那条巷子,不过都没有再穿着那套制服了。


其实吉娜还是有点遗憾的,那天晚上太晚了,根本就看不清细节,她有一种感觉,如果她能看见他穿着全套制服披着披风一定很好看。






后来大都会经历了一场几十年难遇的大暴雨,连续一个星期密得看不见对面楼宇的雨帘笼罩了整个城市,排水系统不堪重负,雪上加霜的是天气预报说这场雨还要再下至少三天,而海上还有一个风暴团逐渐逼近。


吉娜不太担心她自己的小公寓,住宅区那边地势本来就高,离海边也远,她最开始几天把怕潮怕淹的东西都收好——拜她公寓里本来东西就很少所赐,这项工作很轻松——窗户用邻居送的防水胶带贴得严严实实的。那之后她就一直住在餐馆里,二楼是老夫妻的住处。餐馆离海边近,这几天的积水加上风暴潮吹上岸的海水已经淹到了半米高。老爷爷的腿到了阴天下雨就疼得不行,吉娜也不放心让老奶奶一个人泡在水里,就包揽了整个餐馆一楼的排水工作。


吉娜刚把门口漏了的沙袋换完,就看见角落里又开始慢慢往里渗水。她冲着不放心一直呆在楼梯口的老爷爷安慰的笑了一下,汗也来不及擦再一次投入这场似乎看不到头的工作中。


大雨让城市的交通几乎停摆,电视也收不到信号。吉娜唯一知道的外界消息都是从老爷爷的那台很旧的收音机中听来的,她从早到晚忙碌的时候那个收音机都在一直播报大都会和其他一样受灾了的城市的状况。


有那么一瞬间,她有些庆幸地想到幸亏大都会有超人,然后下一秒她又唾弃自己的这种自私,果然收音机那边就传来了在其他沿海城市超人救助了很多人的消息。


漏进来的水似乎永远都倒不干净,不管她多么努力总会有新的地方在漏水,外面的街道早就是一片汪洋。她直起身,似乎听到了骨头舒展的声音,头顶上不出意外地是阴沉沉的天空,这座城市的人应该都跟她一样,快有半个月没有见过阳光了。


真是奇怪,明明之前一直是晴天的时候他们从来都不觉得这随手可得的东西有什么好的,而现在,她却无比怀念那暖洋洋的感觉,她甚至都无法确定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它,她还能不能再见到他。


然后她看到了,那一抹红色的光,在铁灰色的背景中无比耀眼,他比流星还快,瞬间划过她视线所及的范围,只有眼膜上的剪影还残留着光的感觉,收音机里有一个温柔的女声在说被困在房顶上的一家人已经被超人带到了安全区域。


她听到老奶奶站在台阶上捧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喊她先过来歇歇,可是她已经充满了力气,她揭掉已经掉落一半的旧胶带,严严实实地贴上新的,总会结束的,她笑着,不知道对着谁。




她捧着老奶奶硬塞给她的保温桶,里面是红枣莲子汤,老奶奶说一定要喝完,还给她放了三天假,让她好好歇歇,反正这几天餐馆也不能营业。


天还是阴的,但街上的水已经退下去了,在沙发上睡了半个月后她第一次准备回到她那间小公寓里。走之前她把备用钥匙托付给了邻居,一个称自己是自由职业者的独居大叔,她怕如果房间淹水了她不在会给楼下的住户添麻烦,大叔让她放心,还补了一句反证自己也没什么事可做。可是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麻烦别人,决定回去之后一定要做些好吃的给大叔送过去,虽然没有烤箱没办法做蛋糕,但是她可以做些家常菜,她从老奶奶那儿学了不少。


她一边想着要做什么菜一边沿着巷子走,那些纸箱和报纸被水淹了不少,虽然踩着有点不结实但总体来说比之前好走多了,然后她就再一次的看见他。


“超人先生”这次穿着制服,正如她之前想过的那样,连那件长长的披风都在,不过被他压在身下已经吸满了水,他靠着墙躺在她面前,似乎一点都没听到她离他越来越近。


吉娜脑子里乱糟糟的堆满了各种复杂的思绪,这里又阴又冷,她不确定自己该怎么做,但就这样跨过他回家去肯定不会在其中,她知道如果她走开了,那么在她明天早上出来之前,是不会第二个人会发现他倒着在这儿的,如果真的有,那自己根本就不会看见他。


吉娜下定了决心之后蹲了下来,往手上哈了几口气,然后轻轻握住了另一双手。那双手果然凉得不行,不知道他一个人在这里躺了多久。她正想着,就感觉到那双手挣扎了一下,然后他猛地睁开了眼睛,吉娜被吓到了没有蹲稳,差点就栽坐进水坑,他反应比她还快,在她腰上扶了一把。


“抱歉,你还好吗?”他很快的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带着点歉意笑了笑拉着她站了起来。可是吉娜一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看到那个笑容,这句话明明就该由她来说,她看着他极力站稳假装身体没有摇晃不得不靠着那堵墙,她也只能顺着说下去,“没关系,我工作的地方才没有你兼职的那样累人。”


“生活所迫。”该死的他还在笑,“挺晚了,你该回家去了,注意安全。”他扶着墙壁往与她相反的方向走,她根本就不信他的家在那边,要她说他就只想再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然后就像刚才一样没有意识地躺在那里。


等到她意识到的时候她就已经拽住那条没有力气垂在身边的胳膊,吉娜从来不知道自己能有那么大力气,能硬拉着一个大男人让他坐在还算干净的一摞纸箱上。


她带着自己都看不见的凶狠表情拧开了那个保温桶,她知道老奶奶一直会在里面放着汤匙,好像她在自己家里会找不到一样,把冒着热气的汤塞进压根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男人手里,“喝掉,全部。”


她把盖子放在一边,背好自己的背包,有那么一点体会到了妈妈这么多年为她操心的心情。






虽然第二天是休假,她还是特意在平时去上班的那个时间去了一趟小巷,果不其然在已经被收拾整齐的一个纸箱子上面找到了那个洗得干干净净的保温桶。后来她跟老奶奶夸那个汤味道好,连她的邻居都赞不绝口,老奶奶笑得可开心,前后打听她的邻居人怎么样,干什么的,长得好不好看。在一边看报纸的老爷爷很不体面的翻了个白眼把老伴拉到了一边,说着那就是个邻居放过丫头吧。


那个时候她是真的以为日子就会这么过下去,她马上就攒够钱能把那辆她很喜欢的乳白色自行车买回来。听到电视突发新闻的时候她在擦盘子,记者本来慢条斯理地报道被一声巨响打断,她的注意力也被吸引过去,有人在喊着国会爆炸,她看到那条熟悉的红披风翻滚起美好的弧度冲上云霄, 背景里火光蔓延浓烟不断。


她没有发现自己失手摔了盘子,有人冲过来问她怎么了,可是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从前以为那些言论都是她自己捕风捉影,就像爸爸告诉她的,事情永远都会有两面,有好的就会有坏的,不可能所有人都会喜欢你。她知道那些人怎么说他,那些没有见过他的,没有亲眼见过他的,可是她现在是在大都会啊。


似乎就是从那次新闻开始,那些之前从不被人注意到的言论变成了主流,谁都可以说,谁都可以评判,只有事件的当事人被剥夺了发言权。




她给一个年轻的男孩点餐,他也是刚来大都会工作不久,就着饭还没做好的功夫他们俩唠了起来,话题不可避免的说到了大都会的守护神,她给这个叫爱德华的男孩讲那些他救人的事情,说得正高兴突然被身后桌的客人打断,她认出来那是偶尔会来的布莱恩先生,他重重地放下啤酒瓶砸出很大一声响声,“什么救人,不还是还他当初砸了那么多东西的欠账。”


吉娜差点没挂住脸上的笑容,她本不想搭理他,这么些天来她已经听了够多类似的言论,最初她还试图理智地跟对方讨论一番,但后来她就意识到这根本就没有用,因为人们只会接受支持他们想法的事情,不管对的还是错的,哪怕是同样一件事情都会被理解成两个相反的极端。她不想给这家店添麻烦,反正他们吃完饭就会走了,她跟爱德华道歉说去后厨看一下,刚想走开就听到布莱恩用更大的声音嚷嚷着,“又没人请他来,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不就得了?真把自己当回事儿。”


店里其他的客人明显都听到了这一番话,有的人还是默默的吃饭,有的人默默的跟着嘀咕了几句,有的人带着不赞同的眼神却没有一个人说些什么。


吉娜停住了脚步,又走了回去,她走到布莱恩的桌前,试图挂上一个平时惯用的礼节性笑容,但是失败了,“布莱恩先生,你这样会吵到其他客人的。”


“呸!还不许老子说几句话了?谁有意见站出来啊倒是?”他攥着酒瓶往四周指了一圈,啤酒顺着瓶口砸到地板上,餐馆里没有一个人说话,“要是不是的话那个叫什么超人的怎么不来否认啊,来啊大爷我就站在这儿,你问问他敢来吗?”他很得意得冲着吉娜扬了扬头,好像已经赢了这场辩论,咬牙切齿地说道“把老子的车砸了个稀巴烂还他妈装圣人?”


吉娜深吸了好几口气,本来坐立不安呆在座位上的爱德华感觉气氛有些不对,拽了拽她的袖子,她没理,“你的车有人命重要吗?”


布莱恩习惯了没人反驳他的独角戏,突然有人说话让他半天没反应过来,他瞪着红彤彤的眼睛贴得特别近,吉娜一点也不退让的瞪了回去,“呦,又一个被那些救人大道理忽悠了的年轻人。”他用可怜兮兮的腔调说着,吉娜皱着眉头忍着满脸的酒气,“该长大啦,年轻人,这世上怎么可能有烂好人,balabalabala圣诞老人都是假的。”


他不只说,手还蠢蠢欲动地到处摸,爱德华窜出来站到他们中间,想把吉娜拉走,“相信一个好人有什么错?还是一个比这世界上所有人都好的好人?”吉娜喊着,她忍不住颤抖的哽咽,她从小一跟人吵架不管自己说什么都会想哭,这让她从来没有真正跟人吵过架,但是她这次真的无法保持沉默,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跟超人朝夕相处的人们会沉默, “你们才是那个需要好好想想的人,你们对做错过事的人处处宽容,为他们找借口为他们辩解,却对一直在做好事的人百般刁难,只要他做了一点点不合你们心意的事情你们就要否认他做过的一切事情,就因为他从来不为自己辩解!”


她气得眼眶都是红的,哪怕妈妈把被风吹倒的花瓶碎掉的事情怪在她身上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委屈过,“那从来都不是他的错!他是在帮你们打败那个想要你们命的外星人,他救了那么多人的命,他救了整个世界,你们却为他砸坏了几栋楼而怪罪他!你们为什么不去冲那些杀人的外星人挥洒你们的怨恨,就因为你们不敢!所以你们只能找一个允许你们往他身上泼脏水却没有把你们扔到太阳上去的人,而你们以为这样自己就会比他高尚!”


布莱恩被她一番话讽得说不出话,觉得自己面子过不去抄起瓶子就想冲过来,被爱德华眼疾手快的绊了一腿,本来就站的不稳的人直接栽倒在地上,老爷爷和老奶奶也听到了店里的争吵赶了过来,想安慰一下哭的脸都花了的吉娜,吉娜躲开了他们想揽住她的手,看了一圈从头到尾都坐在原地没有反应的一屋子人,她脱下了围裙冲了出去。


她慢慢往家走,眼泪一直停不下来,她意识到她的包还放在了店里,这份工作大概干不下去了,她从来没想到一向唯唯诺诺的自己会真的跟客人吵起来,她觉得应该主动去辞职,也省的给他们添麻烦,如果那个布莱恩想事后算账的话。


手机在兜里振动,她这才想起换衣服的时候她忘了把手机拿出去,是店里的电话,她本来还想要怎么跟一直很照顾她的两位老人解释,就听见那边在听到她安全的消息之后舒了好大一口气,老爷爷一边骂她不让人省心,一边跟电话外面说放心没事,还没等她说话就让她回家好好歇歇,等心情好点再回来上班,工资不会扣。


她哭得更凶了,嗯嗯答应着,突然感觉身边走过去一个熟悉的身影,她赶忙拿衣服擦了擦眼泪,一身西装裤长风衣的“超人先生”匆匆地走在她面前。


她其实有很多话想说,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只能无助地看着那个萧瑟的背影消失在巷子口。


爸爸说得对,吉娜抱着头蹲在街边,泪水浸湿了袖子,这个世界糟透了,根本不值得拥有那么好的东西。






她的工作停了很久,她们的餐馆也跟其他很多店一样歇业了。东海岸的人络绎不绝,她那天却没有去,她捧着自己做的排骨汤,她问的妈妈一步一步学着做的,妈妈说这可是她的拿手绝活,还在电话那边揶揄地问自己这汤是给谁做的,自己一直觉得这种东西费时费力,从来懒得学,她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她擦了擦纸箱上的灰尘,坐在上面看着两栋楼中间的那丁点天空,今天的天气就好像那次一样,阴沉沉的,看不见太阳感受不到阳光。


她拧开那个保温桶,这是她自己买的,漂亮的浅蓝色。


这样也挺好,她想着,吹了很久才敢喝下第一口汤,至少他闭眼的时候还是笑着的,再也没有什么能够伤害他了。


那一天她呆在那条巷子里,喝完了整整一桶汤,喝到最后撑得不行却还是固执地一勺一勺往嘴里塞,她的手艺一定很烂,妈妈做的那么好喝的汤到她手里都苦的不行。




她最终还是买了那辆自行车,不需要在意绕路也就没走过那条小巷。


那之后很久很久,她都没有再见到他。












































+1




她本来没希望成真的,倒不是说她没有经常性的带着希冀往那条巷子里瞅两眼。


她还是那样运气不好,只能在别人喊完之后看到一点红披风的余韵。


每天上下班她都特意地在那条巷子附近骑得慢一点,不过她现在比原来忙多了,没有特别多的时间能够消磨在那里。她现在算是家庭餐馆的半个店长,老奶奶的身体不太好,厨房油烟太大,于是吉娜接过了大厨的职责,一边学一边磨练自己。


之前偶然相识的爱德华偶尔也来帮忙,不过是以男朋友的身份,他的主业是个自由作家,工作时间很随性,老人们也就放任他们俩在不忙的时候凑在前台。老爷爷最开始一副过来人的姿态经常提醒她不要被不成熟的男孩子骗了,不过当时间长了看出来爱德华确实是一个安安稳稳脚踏实地的好孩子之后也就安心地看他们俩天天腻在一起,偶尔拿他们打趣一下,看他们脸红然后笑笑。


她每次看那条巷子的时候都会想如果里面真的有人她要说什么,她上次没有说得出口,以为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说,可现实告诉她真的有奇迹会发生。


她其实有那么多话想说,她有无数句的谢谢,谢谢你救了我们,谢谢你来了这里,谢谢你还能回来,可是她觉得不管她说什么都无法表达她的心情。


这一天她也是照例往里瞅了一眼,以为就像以前那么多次一样,但没有,她真的看到了他。


她几乎都要丢下车子冲了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了谈话声,她硬生生停下脚步,屏住呼吸不想打扰那里面难得的不是一个人的场景。


“哇哦,这个传送装置真的很棒。”她第一次听到他这么欢快的语气。“这也是韦恩企业的黑科技?”


“商业机密。”另一个人的声音听起来上了些年纪,有些低沉却也很好听。“你真的要把传送点设在这里?”


“有什么问题吗?”


“技术上没有什么问题,”那个人似乎是踢翻了一个纸箱, “不过你不觉得这里太乱了点吗?”


“这也是我的商业机密。” 他调皮的语调不住的上扬,“而且你的蝙蝠洞也没整齐到哪儿去,如果没有阿福的话。”


那人低声说了什么,让他笑了出来,“好啦好啦快走吧,我知道你没吃晚饭,我都准备好了。”


“你作弊。”


“当然没有,你到了就知道了。”


声音渐渐消失了,她意识到他们已经往另一边走远了,然后她重新骑上自行车告诉自己不用再纠结说什么了,会有比她更好的人告诉他那些的。




完。












——————————————————————————




#其实这个应该跟番外1的第一章算是姊妹篇,以及Gina的全名应该是Angelina。




#酥皮为什么会那么多次没发现吉娜,是因为她自身存在感低而且酥皮不想去监视其他人,反正巷子里没啥危险。



评论
热度 ( 129 )
  1. 越前遥雪悠七 转载了此文字
  2. wuli物理,唉……悠七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超人粮食文主页
    POV outsider!敲可爱!
  3. 三途河邊_湯悠七 转载了此文字

© 三途河邊_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