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途河邊_湯

歐美狗、科幻迷、2.5次元兄妹二人组共用帐号(◎`・ω・´)人(´・ω・`*)

【蝙超/BS】论蝙超和中国古典名著契合度报告(一发完)

晏昭泉:

    突发奇想,如果用中国古典名著的风格来写蝙超会是什么样呢?所以。。用BVS的故事,人物形象和背景,我选取了四大名著和我心目中可以与四大名著齐名的《金瓶梅》,一共分为5个部分,外加开头一首诗。
    由于有《金瓶梅》,所以H部分肯定会被和谐,全文可以随缘:


    随缘地址 AO3地址
    这回不可避免地OOC了 = = 


    所有错别字都叫通假字!即使手癌也请告诉自己这个叫通假字!


=========================================


诗曰:


       阿美利加两座城,两座城里两个人。一如神明下凡尘,功比羲和浴十日。力大无穷不可挡,心慈向善如明光。一如修罗出炼狱,夜夜巡逻伴望舒。披风面具和钩爪,只惩恶人不杀伐。本应各扫门前雪,纵使相识不相逢。


       奈何小人多作怪,码头一夜变沙场。神明修罗相残害,厉兵秣马证清白。三千三百三十合,月光悄染鲜血色。狼烟烽火至黎明,神明晓之以亲情。修罗大恸终休战,二人相顾无需言。可恨恶人起祸端,又恨消磨一夜缘。执手相看不掩面,切切情谊到君前。


        神明本是天外客,笑倾半面河与山。修罗立足在人间,原来哥谭美少年。安宁不过少须臾,恶人又把战火燃。铁马干戈落黄泉,烈焰兵燹化尘烟。尘归于尘战事息,土归于土万事安。要问代价有几何,神明一去不复还。修罗重回修罗场,面色平静且淡然。都言有泪不轻弹,谁闻哥谭雨声残。


       天野苍苍地茫茫,我思佳人愁断肠。幸有神助复荣光,如今娇妻屋中藏。


       花开花落复年年,执手高歌绘长卷。再问修罗有何愿,不羡鸳鸯不羡仙。


 


1、“西游记”风格:


第一回 浪荡公子非浪荡 清纯少年不清纯


       却说哥谭城里,有一大户商贾,名唤韦恩。亭台楼阁,流水人家,富丽堂皇,朱栏宝槛,泉流碎玉。院中奇花与丽日争妍,亭外翠竹共青天斗碧。韦恩家有一小子,名曰布鲁斯。


       一日,韦恩夫妇二人携小子出游,夜半未归。管事的名唤阿福,心生疑惑,步出找寻。但见深巷灯火通明,巡捕成群,快步而至,方知二主罹难,独不见少主踪迹。疾步奔走,寻至天明,终于一蝙蝠洞内寻得。小子满面泪痕,瑟瑟发抖,似惊似怕,悲恸决然。


       主仆二人相依生存,少主性戾,愤慨悲怆。年岁渐长,渐离哥谭,学得十八般武艺而归,镇守哥谭一方,自号曰:蝙蝠侠。


       原道是:战战兢兢,悲悲切切,皆因强暴欺良善,藏头缩颈苦伶仃。先今道是:人生却莫把心欺,神鬼昭彰放过谁。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少主袭位,为韦恩家主,终日奔忙家务,假似天性风流;夜里充当捕快,实则铁面无私。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且说哥谭千里之外,有乡镇名曰堪萨斯,乡里农场几许,唯一户出名,唤作肯特。肯特夫妇多年膝下无子,廿余年前于路边拾得一男婴。婴孩白嫩可爱,除了吃只是睡,夫妇二人爱惜不已。本念婴儿乃旁人所弃,竟不知是天外来客。


       少年力大无穷,百毒不侵,金刚不坏,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终日研习能力自控,终有一日成为神明,拯救世界于水火之中,世人爱之敬之,谓之超人。


       少年渐行渐长,告别父母,进城赶考,高中进士,修习大学。恰逢韦恩注资,少年尽享其成。学成归来,再别父母,择大都会以定居,选小记者为主业,另有副业拯救地球,终日奔忙。


       克拉克受顾韦恩,免去银两万贯,颇得好处,心中感激,跨海追踪,以求面谢。怎奈多次错失良机,原是韦恩总裁忙不暇接,门庭若市。克拉克不骄不躁,静候良机,集三千资料于一手,攒八万存稿于一身,只为有朝一日向其表白。


       熟料,克拉克尚未登门,布鲁斯到访大都会。毕竟不知大总裁有何贵干,且听下回分解。


 


2、“三国演义”风格


第二回 大总裁巡视新公司 小记者误入群芳宴


       佩里·怀特,大都会本土人士也,官至星球日报报馆主持。那日信步行至内室,对众人曰,“吾闻哥谭韦恩氏已收购星球日报,其主不日亲临于此以洽谈增资,实乃幸事也。”众人听闻,皆五感陈杂。或抚掌称快,或面露忧色,或无措尔。


       佩里见众人并无兴奋,遂曰,“韦恩氏乃当朝首富,其主布鲁斯·韦恩高九尺有余,英俊风流,传闻不断,万千新闻皆出此人,日后为我报馆增添话题,岂不幸哉?”


       女官路易斯对曰,“大人所言甚是,然吾等仍有些许担忧。韦恩氏发迹于哥谭,与我大都会有何相干?如今电媒当道,纸媒萧条,如若真被韦恩氏收购,真可谓前有网络如虎豹,后有哥谭日报如豺狼,我星球日报处境危矣。”


       佩里不悦,怒而瞪视,叹曰,“妇人之见短矣!古来多少纸媒短缺银两,若傍上韦恩氏这等大户,还有何愁?”行至小间,又顿足转身呵斥,“速速工作!”


       众人对曰,“诺。”


       上回说到克拉克·肯特乃布鲁斯·韦恩忠实粉丝,原非沉溺美色,只因韦恩氏对其学堂注资,他亦受了千金厚恩。本欲亲自登门,奈何总无良机,今日闻佩里之言,只觉飘飘乎心悦,一心只等布鲁斯前来。


       事关哥谭新闻有二,一曰韦恩氏,二曰蝙蝠侠。眼下韦恩氏乃星球日报簇新金主,报道之人蜂拥而至,克拉克欣喜则已,却尽忠职守绝不花痴。再者其人副业乃拯救地球,蝙蝠侠又称黑暗骑士,与其光明使者相差甚远,克拉克视其不祥之物,一心只愿求得真相,窥探究竟是人是鬼。


       且说韦恩氏抵达大都会,却未踏足星球日报,只径自游乐一番。是夜,克拉克一如往昔,通宵赶稿,本应报道布鲁斯夜里笙歌,却不料通篇事关蝙蝠侠,或责其公然跋扈,或言其扰乱律法,颇有捶胸愤然之意。


       次日,布鲁斯一行步入报馆,群起而拥之,长枪短炮好不热闹,克拉克隐于众人之后,目光灼灼不敢近也。布鲁斯面容和善,信步而走,状似走马观花,实则暗暗观察,大小举动皆不可逃。行至克拉克桌前,余光瞥见其尚未完成之物,上书明明白白“蝙蝠侠”名号,不由驻足停步,好奇问曰,“众人皆以时事政治为题,偏汝独书蝙蝠侠,何也?”


       佩里闻言大惊,疾步上前欲为其搪塞,然布鲁斯大手一挥,止之曰,“吾闻此地人才济济,方才并购,今有状书蝙蝠侠之士,问之缘由亦是情理之中,岂需汝等代劳?”复转身再问曰,“何也?”


       克拉克心生怵意,恐其发怒,惶惶对曰,“无他,唯练笔耳。”


       布鲁斯莞尔一笑,抬臂轻触其肩,笑曰,“大丈夫当泰山崩于前而不惊,岂因此等小事忐忑。”


       克拉克诺诺称是,肩头恍若沸水浇灌般滚烫,待其走远仍不可自拔。


       再日,布鲁斯于大都会大摆筵席,邀请众人歌舞升平,星球日报派三人前往。其中一人突生重疾,竟不可同去,佩里遣克拉克替之。克喜形于色,终日嬉笑,路易斯笑骂曰,“堂堂九尺男儿,竟似垂髫小儿。”


       席间,布鲁斯立于众人之间,如众星捧月,只见他正是:


       容貌昳丽,龙章凤姿,天质自然,言笑晏晏,妙趣横生。


       克拉克痴向往之,暗自叹曰,“珠玉在侧,觉我形秽。”遂悄悄拍摄,默默记诵其言,细细咀嚼。


       酒过三巡,克拉克坐室内暗处翻看偷拍之物,忽见阴影覆上,抬头就见布鲁斯戏谑蓝眼,惊慌之下险些丢弃相机,战战兢兢,不敢对视。


       布鲁斯四下张望,携其前往幽静之处,圈于角落似笑非笑盘问曰,“先有蝙蝠侠,后又偷拍,吾闻君子坦荡荡,汝莫非小人耶?”


       克拉克猛然抬首,义正言辞对曰,“吾乃大都会学堂弟子,曾蒙资金助学,故而对君心生感激。后错失多次良机未能面谢,心有不安,闻君收购星球日报,欢呼雀跃而不敢言喻,恐多事之人生是非也。今得以言明心迹,不胜感激。吾无以为报,唯为报馆效力耳。”


       布鲁斯动容,细看此人,正是:


       长身玉立,目若朗星,清纯见底,俊爽有风姿,好一个翩翩美人。


       布一时心生激荡,脱口问曰,“若诚心言谢,岂曰无以为报?”


       克拉克心有赧羞,面色绯赤,纵然有意不敢言明,讷讷对曰,“请君明示。”


       布鲁斯前去一步,圈人入怀,额头与之相抵,轻言曰,“不若以身相许,长伴吾侧。”


       克拉克更生羞涩,轻声应允。未知二人后续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3、“水浒传”风格:


第三回 外星人入侵起祸端 三英雄顽抗老魔物


       诗曰:


       山外有山天外天,天外不止有飞仙。


       一朝狂人入侵来,祸国殃民还疯癫。


       本是恩爱同林鸟,间隙横生谁喊冤?


       待到误会终得解,又留悲剧在人间。


       且说那日布鲁斯自大都会回到哥谭,心里还念着克拉克。原是他二人在大都会好生亲热,白日里克拉克在报馆用功,布鲁斯也不好随性打搅,进进出出大楼数次,倒也没的真正上去看望。


       却惹得一帮喽啰在背后指指点点,这个说道,“那布鲁斯·韦恩恁个大人物,只听得他风流快活,竟不知他还在意别个。”那个又说道,“那厮怕是中意我们这楼里的那个姑娘,天天上这个来,恁生有空!”


       布鲁斯原是蝙蝠侠,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对背后指点听得一清二楚,只作得乐趣。心想着克拉克在楼上忙碌,反观那帮喽啰既想过来搭讪,又眼神萎缩,心道,“一群傻鸟只当我是个花花公子,恁不知我这皮囊下还有一副模样。”


       数日后,布鲁斯终是舍不得也得回去哥谭,拉杂一片大小事务都等他回应,路上他又思量道,“那肯家兄弟只肯与我谈天,却不曾同我上床,只留与我贯址,大约叫我下次留用。我只闻江湖上人人都要爬上我的床,却不料今番竟能遇到个不图富贵的。若他真不是欲擒故纵,我须将他带回家去。阿福正日里逼我寻个妇人,不若就把这记者娶了,倒也省事。”


       正想着,忽而窗外骚动一片,车也停了,布鲁斯掀帘看去,见是哥谭熟悉光景。街上行人乱窜,抬头见了一块巨大乌云,高空中似有两人正在打斗。众位看官,您道恁地?原来是那红披风的大都会超人,正和另一个不知是谁的飞在天上缠斗。


       只听旁人慌张喊道,“快快跑开罢!怪物来也!”布鲁斯抬头就见那两团黑影径自冲撞,已是撞坏了几幢大楼,目下就要撞到韦恩大厦,逼得文雅贵公子咬碎银牙,一通粗俗骂道,“入娘个撮鸟撞坏你爷爷的大楼,搞死千条人命方休!”


       那日浓烟滚滚,端的是乌天黑地,人群抱头鼠窜,布鲁斯站在那混乱里,尘土覆面,衣衫凌乱,四处根寻罹难群众,那里还有半分贵家大公子的样子。见到压在瓦砾下的人群,少不得一番拳头紧握,咬牙切齿,暗自计较了一回,“若被我捉到那超人,定叫他血流成河,碎尸万段!”


       待回到家中,脱了亵衣才见到刀疤狰狞的身上早就被流火冲撞,正汩汩渗血。韦恩家管事的名唤阿福,是个精明老翁,见到自家主子身上伤痕惨烈,忙端了水盆布巾,替他擦将起来。


       那布鲁斯身上一阵锐痛袭来,端的是叫他失了心智,愤恨骂道,“直娘贼!兀那外星人害我大楼里死伤惨重,自己倒窥不出个鸟样来,叫人好生发恨!明日就做个氪石短剑,看不把那厮打得爷娘不识!”


       阿福听了,心下一横,猛地将手劲提增一倍,把那伤筋药粉往主子鲜血淋漓的背上拍去。布鲁斯那里受得住他这一手,睚眦具裂,正要回头控诉,只听得老头慢慢悠悠说道,“这药恁地有效,老夫寻来不易,少爷好歹生受了,熬过一回。”


       布鲁斯那里不晓得他的心思,自小与他相依为命,阿福虽是他家管事的,却更似他老父,这般手劲怕是动了气,本想辩解几句,转念一想研制武器还得须他帮忙,便软下气性道,“阿福,我听说外星人惧怕氪石,那厮伤我哥谭民众性命,我欲教他重新做人,你休得拦我。”


       阿福冷笑一回,径自收拾东西去了,少顷又端了些茶汤给布鲁斯吃了,才出言劝道,“超人存活于世多年,何曾杀过无辜之人?今有恶魔入侵,若非他俩斗一回,没得让那怪物杀更多人。你自诩是个聪明的,恁的这道理也想不明白?!”


       布鲁斯不服,放下茶水起身争辩,“那厮到底是要救人,还是要杀人?他本非我族类,力大不可测,若有一日他要统治地球,只他说了算,别个说了都不算,我等岂不都被那撮鸟玩弄于鼓掌之间?!今日他说救人便救人,明日他要杀人,也不过转念之间。”


       阿福只是看他,自不言语,布鲁斯见阿福不答,又放低了几分声音说道,“且那厮时常出没大都会,正是肯家兄弟之所在。留得祸患一日,肯家兄弟便危险一日,恁的教人担心!”


       阿福径自收拾了茶盏,临出门前才说道,“你说恁多,不过是害怕肯家少爷安危,那倒也是个理由,我权且帮你便是。”


       自此三月,韦恩家忙着找寻氪石,打磨枪戟,不在话下。


       是夜正直十五,空中一轮圆月,正是:素银遍野,辉光遍地。布鲁斯着蝙蝠侠装,携氪石武器,行至约定之处。但见蝙蝠状灯把那天空照个通透,超人正飘在天上,见蝙蝠侠到此,腾地扑将下来。


       二人神色肃穆,蝙蝠侠本就想着叫他有来无回,做了万全准备自不必说。那超人也没个好脸色,心里计较着道,“这蝙蝠侠藐视国法,定不是个好鸟,正苦于没个正经理由不好教训,今日得了机会,定要好好施展拳脚。”


       但他也不是个鲁莽的,被人挑衅即是占了上风,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便望着他道,“我与你前世无仇,恁的与我挑衅?”


       蝙蝠侠面无表情,哼笑一声道,“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可会流血不会?”


       超人尚不明白,蝙蝠侠已冲将过来,二人当即斗做一团。超人气力比将蝙蝠侠数倍,蝙蝠侠本不应是他的对手,两人缠斗十数个回合,蝙蝠侠倒也不落下风。


       那超人心中差异道,“这厮好生了得,我虽并未使出全劲,倒也不算虚他,此番打斗下来,他倒招招能解下,莫非也不是个地球人?也罢,我权且再用几分力气,试他则个。”


       超人奋力一搏,蝙蝠侠果真被将出几里,趴在地上。超人高叫道,“兀那蝙蝠侠,少要装神弄鬼,若真是条好汉,端的报上名来!”


       蝙蝠侠道,“且和你斗三百回合,却说姓名,教你认识你爷爷!”


       超人大怒,厉声叫道,“若还要条狗命,便自离去,我不与你计较。若自寻死路,怨不得我!”


       蝙蝠侠鱼跃而起,把那氪石子弹拿将出来,冲着超人一发入魂。超人大骇,避让有所不济,被那子弹射中,登时失了气力,颓然倒地竟似个凡人。蝙蝠侠步步逼近,细细看去真有几分修罗姿色。


       那氪石只能撑得半日,待熬过这一回,超人又刀枪不入。他二人又斗了三十来个回合,轰天裂地,险象环生。那蝙蝠侠按捺不住,思忖着卖了个破绽,伺机逃了开去,又发一弹氪石,逼得超人动弹不得,腹下叫他斜插了一枪氪石戟,只管血流如注,捧腹倒地。


       蝙蝠侠单手擒了他血红披风拖出数里,直将得超人剧痛难耐,汗如雨下。俗话说,好汉不露怯。那超人本是不愿让蝙蝠侠看低了,自是咬牙生受着,但许是痛得狠了,又叫氪石打得神力尽失,一时昏了头脑,竟脱口叫道,“韦家哥哥救我!”


       兀那蝙蝠侠听得此言,心下一骇,只感那处蹊跷,忖度得一回,连忙松了手窥去,借着月光认出那倒在地上抽搐的超人,原是没了眼镜的克拉克·肯特!大惊失色骂道:“此人莫不当真是肯家兄弟?入娘的,你这老蝙蝠好不济事,却教你在面前把他伤了!”


       登时气血上涌,身上如一桶凉水浇将下来,蝙蝠侠忙把他将进怀里,牢牢箍了不放,兀自把面罩摘了。超人神智未清,头脑发昏,发力挣动竟不得,只听得那人心痛叫道,“克拉克?”


       克拉克身上剧痛如潮水,自也听不清那蝙蝠说甚,心里只恍惚道:“这般痛法,我恐要死了,那个敢是修罗,却也窥不出鸟样。”


       蝙蝠侠见他又没了动静,摇晃几下又叫了声,“克拉克?”


       克拉克隐约听出是布鲁斯声气,直以为自己入了阿鼻地狱,心中想道,“恁地听见韦家哥哥的声气,敢是修罗那个鸟厮还讲些义气,知我挂念哥哥,叫我听一回?”遂竭力挤出一口气,唤了声,“哥哥。”


       布鲁斯听他召唤,忙道,“我在此。”


       克拉克听那声气朦胧熟悉,心里又道,“莫不是我还没死,这真是我哥哥?”勉力睁了眼又叫道,“哥哥,恁是你?”


       布鲁斯见他好了些,从腰带里取将些药丸喂他吃了,少顷,克拉克恢复了些气力,径自坐了,窥见蝙蝠侠真是布鲁斯,一时高兴起来,大喜道,“哥哥恁的在哥谭当那蝙蝠修罗,叫弟弟误会,若早知那蝙蝠便是哥哥,弟弟也不费恁心思则个。”


       布鲁斯只恨自己伤了克拉克去,心中悔极,目下却见克拉克端的是高兴神态,毫无怪罪,心中愧疚更甚,竟不知如何言语,只箍紧怀里身体不言。


       他二个在月下说了一遍话,依依偎偎坐了半宿,互诉了衷肠,布鲁斯对超人的仇恨早就消了,如今直觉超人恁生可爱,一双小手精巧优美,心地善良若菩萨。


       天将明,蝙蝠欲回府上,超人攒牢了黑色披风念念不舍,正要开口挽留,忽地听闻不远处传来轰隆巨响。二人抬头见月光明亮,不像是下雨,警觉中不待二人反应,原是那外星老魔物变了模样卷土重来!


       老魔物不知使了恁的法术,身型大了数倍,直逼得他二人四处逃窜。正无计可施,又来一高挑美人,一手持盾,一手执矛,端的是英姿飒爽不让须眉。原是那天堂岛上女战士,亚马逊公主戴安娜前来相助。


       女战士甩出绳索与那魔物缠斗,高声喊道,“二位贤弟可有受伤?”又窥他二人身手矫健,放下心来。


       魔物不知吃了何物,竟叫三人合力也抵他不过,超人瞥见方才布鲁斯丢下的氪石长戟,心中计较一回,登时朝那武器飞去。蝙蝠侠那里不知他心中所想,见他又要靠近,心神俱裂,高叫止道,“克拉克——”


       兀那超人手持长戟直插魔物心口,直把那外星怪物杀得片甲不留。这氪石对他损伤巨大,怪物一死,他也存着最后一丝气力跌将下来,眼皮未闭就死了。


       天已大亮,码头狼藉,蝙蝠侠失了魂儿,那里还有半分心思,直抱着超人尸首悲凄。


       毕竟超人后续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4、“红楼梦”风格:


第四回 戴安娜相助苦鸳鸯 布鲁斯力挽情郎归


       克拉克入土已有月余,玛莎终日强颜欢笑,却熬不过几时便要滴下泪来。


       那日戴安娜回天堂岛,其母见他面色灰懒,便问道,“是怎么了?”


       戴安娜将码头大战说了,又叹了一遍克母如今情形。戴母听了笑道,“这倒简单,我这里正配丸药呢,叫他们多配一副天王补心丹就是了。你带去与他老母亲,就说是天堂岛的灵药,快叫他们将那尸首挖将出来置在阳光下,每日喂一丸药就完了。”说罢便叫小丫鬟去屋里取出一包交与戴安娜。


       戴安娜一面仔细收好,一面笑道,“这可真真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这就给他们送过去。”


       是夜,戴安娜离了天堂岛回到肯特农场,可巧遇上同来的布鲁斯。戴安娜一手拿着药丸纸包挥了挥,一面说道,“我回了一趟家,便得了一味灵药。”


       那头布鲁斯也正煎熬了三日三夜,方才对氪星人的研究有些起色,正要过来同玛莎商量,又想着此时尚未天亮,在门外徘徊。听戴安娜这番话忙问道,“是甚么方子?管用不管用?”


       戴安娜听了敛下脸来,不悦说道,“甚么话,这可是天堂岛的天王补心丹,外人想有还不能,是我母亲从她自己那副里头省下来给肯兄弟,一粒药丸就能起死回生。”


       布鲁斯见他恼了,又见药丸尚在他手中,急忙赔笑,一面和他走向农场,一面说道,“姐姐的药丸自是好的,我也是着急一气,待救了克拉克要紧。”


       戴安娜知他素日高傲的性情,听他话里意思却是服了软,登时也没得和他真斗气,只笑着将药丸递将给他,说道,“拿着,一会子老太太出来了,你交与他便是了。若是能救回克拉克一条性命,也算是我家母亲的福报。”


       布鲁斯接过药丸,仔细揣进内袋再不肯放,认真说道,“费心。”


       玛莎半夜睡不安稳,听到门外动静,开门便见他二人站着说话,以为又要去看克拉克,一面开了门,一面将他们迎进屋里,勉强笑道,“半夜里外头冻得很,快进来暖暖身子罢。”


       戴安娜和布鲁斯见了,赶忙向她问了安,戴安娜又将他母亲一番话说了,三人顾不得进屋,急忙向墓地奔去。


       且说夜里墓地并无他人,方圆几里内也不见一条野狗,克拉克的坟墓封土不久,要想掘开,需得是个体力活。玛莎和戴安娜终是妇道人家,戴安娜虽有力气,但布鲁斯无二话,转身从那来时的车里取了锄头,顾不得端庄衣物在身,用力向那坟头砸去。


       少时,三人合力将那棺木从地下拉上来,布鲁斯用力一掀,棺材盖就开了。克拉克正躺在里头,少了生气,也不见有转醒迹象。


       玛莎见他这样,少不得又悲恸了一回,频频拭泪。戴安娜一面帮着布鲁斯将棺材里的人挪出来,一面安慰玛莎道,“老太太别伤心,一会子弟弟就醒了。”


       布鲁斯这会子再见到克拉克,将以往的怨恨都忘在九霄云外了,只觉得他白嫩嫩一张俏脸好生漂亮,急忙将他搂抱进怀里,一面小心呵护着不让他再倒下,一面掏出怀里药丸给他服了。


       俄而睫毛忽地扑闪,三人大气不敢出,等在原地看他样子。半刻中后,克拉克方才醒来,见三人紧张闭气模样,怔了一下,转念便知他们如何救了自己,一时间,激动,后怕,喜悦,委屈,种种滋味弥漫上来。


       他张口叫道,“母亲……”


       克母止不住落泪,伏跪下身子将他抱紧,大哭大叫道,“我的儿啊……”


       布鲁斯不肯放开,抱着怀里身子倒是不说话,只听得克拉克又虚弱地说道,“多谢哥哥姐姐救命之恩。”


       布鲁斯才勉强咽下哽咽,点点头却不答话。他颤颤起身,把个八尺男儿紧紧抱住,慢腾腾地往回走,一路无话。


       一时进入房中,布鲁斯仔细将人放到床上,方才说道,“地下捂了那么些时日,把这身衣服脱脱罢。”


       克拉克一面心想道,“他定是察觉我身上的湿霉味。”一面就要起身宽衣。


       布鲁斯那里肯让他动手,径自将他衣服脱了,那边玛莎已备了热水进来,说道,“才转醒来,怕是不能洗澡,先用热水擦擦罢。”


       布鲁斯接过水盆放在床边,仔细试了温度,拧了干净的帕子就要替克拉克净身,见玛莎也要帮忙,连忙说道,“老太太,让我来,你且去歇着罢。”


       玛莎看看布鲁斯,复又看看床上不胜怯弱的克拉克,向布鲁斯道了一声,“谢谢。”便出去了。


       克拉克面皮薄,全身上下被看个仔细,不免脸红头胀,一面起身,一面勉力笑道,“我又不是折了手脚,倒叫你伺候。”


       布鲁斯原是想着受他一顿骂,谁知这人竟似忘了前些日子两人大战,这会子面上全是汗,倒要自己起来,不由得心里疼得发紧,连忙扶住他,替他把身子擦了,说道,“你可别折煞我了,你虽然醒了,到底也是大伤元气,该保重些。才吃了药,这会子要是再受累,我怎么过的去呢?”


       克拉克任由他将自己翻来覆去摆弄着擦干净,再换上一身干净衣裳。见他收拾完了站在床边,便温温一笑,拍了拍床铺,说道,“你要坐便坐吧,我是有些乏了,这会子坐不住。”


       布鲁斯听了,又急忙将他放平,替他掖了被角,犹豫片刻终是抵不住心中念想,一只手伸到他额头上细细抚弄,说道,“克拉克,我该向你赔个不是。”


       克拉克本就被他弄得昏昏欲睡,这会子强打起精神听他说的话,也知他还在为前几日的事惦记。他见布鲁斯鬓角斑白,眼神倦怠,便知他这几日不眠不休,心下也不免感动。又思及布鲁斯平日里是个浪荡公子的模样,实则为哥谭付出心血,自己不过是仗着氪星人血脉,才得以拯救地球。两相比较下来,越发敬佩布鲁斯。


       布鲁斯见他毫无反应,以为他终是不肯原谅自己,心下发急,再要解释。话还没出口,克拉克就伸手握住他的手。布鲁斯一面惊讶克拉克小巧的手,一面明白克拉克的心意,当下狂喜,用力回握住笑着说道,“好弟弟,我原想着你就算不原谅我也是应该,不料你能原谅。那你可愿再让我满足一回?”


       克拉克心想着他至多不过说出多了解氪星的话来,便答应着说道,“哥哥有甚么事吩咐就是了。”


       布鲁斯立刻说道,“你受了我赔的不是,便要和我照常一样。来日等你身子利索些,便与我回哥谭去,阿福总唠叨着要见见少奶奶,莫叫他失望,他给你把屋子都收拾了。”


       克拉克再料不到他会说这番话来,一时间羞燥得气血上涌,蹙着眉头说道,“怎地突然说这话!”


       布鲁斯见他不同意,也急了,脱口便道,“我韦恩家在哥谭也算一号人物,你若做了我家少奶奶,还有谁人敢来欺负你?我便是日日把你护在怀里,也容不得你再受半分委屈。”


       克拉克内心掀起惊涛骇浪,惊喜惊讶一齐上阵,面上却羞燥得越发红润,眼神闪烁不敢与他对视。


       布鲁斯见他仍不表态,更着急道,“真的!我要是再对你不住,立刻就死了!”


       克拉克嗔道,“没的乱说死呀活的,也不忌讳。你说好便好,起什么誓呢。”


       布鲁斯听他终于同意,方松了一口气,笑道,“你有所不知,自你被那魔物击倒,这一月来我日夜如在沸水蒸腾,觉也没的睡,总想着我不该与你打斗。若不是我固执,你怕是没那么容易与魔物同归于尽。这些时日我求得老天,若能叫你起死回生,我便是折掉三十年寿命也是心甘。”


       克拉克大惊,挣扎起身握住他的手,慌张道,“好狠的心肠!万不可说这荤话,你若是折了寿命,又叫我做了你家少奶奶,岂不叫我守你的活寡?”


       布鲁斯情念一动,将他抱紧再不愿意松手,在他耳边竟撒起泼来,说道,“你便是答应了嫁与为妻我才干休,若不答应我便缠住你。反正没有你,我同死了也没甚么区别,我连绝命诗都得了一首呢。”


       见克拉克兀自红着脸不答,布鲁斯又道,“好弟弟,我只要活一天,便与你好一天,便努力寻找长生不老之法,永远陪着你。”


       克拉克轻捶一下他的胸口,乏力地打个哈欠笑骂道,“你若是再与我打斗,可仔细你的皮!这会子我是真乏了,你下去和我母亲说一声罢。”


       布鲁斯应了,待他睡着便恋恋不舍出去与玛莎应了一声,又折回房里。


       要知端的,且听下回。


 


5、《金瓶梅》风格:


第五回 农场青年床帏初战 哥谭王子指点迷津


       话说二人明了心意,再无甚么顾忌,布鲁斯自楼下回来,克拉克还未转醒,兀自酣睡。布鲁斯见他这般,只觉得如从天上落下来一般,端的是平欺神仙,赛过潘安,比初见时越发标致了。


       待过了小半个时辰,克拉克慢悠悠醒来,半眯眸子见布鲁斯痴痴望他,红了脸发羞,稍稍挪个身子,低声道,“爹上来罢。”


       ……(后续请见开头的全文地址)

评论
热度 ( 106 )
  1. 三途河邊_湯晏昭泉 转载了此文字

© 三途河邊_湯 | Powered by LOFTER